主页 > X生活禅 >混血儿的身分认同:以电影《阳阳》为例 >

混血儿的身分认同:以电影《阳阳》为例

2020-07-21

混血儿是什幺?是指不同种族、国家的人所产生的下一代。例如:麦士蒂索人是欧洲血统与美洲印地安血统的结合,又譬如电影中阳阳是台法混血儿。

混血儿的身分认同:以电影《阳阳》为例

先从「种族」这个概念谈起,种族是如何被定义的?我们所区别的种族,可以藉由:语言、肤色、五官外表来判断,然而这是社会上的定义还是科学上的定义?如果是科学上的定义,我们知道人类在「界门纲目科属种」七大分层上是属于同一「种」,在基因分别上,我们99%的基因是相似的,现在多数人认为我们的祖先起源于非洲,是由原居在非洲的人种迁徙,为了适应不同的地理环境,演变出不同的外表特徵,假设这个说法是正确的,那既然是「同一种族」衍生出的下一代,为什幺经过几万年后却变成了「不同的种族」?还是这是种社会上的定义,我们区分了在生活方式、语言、外观上不同的人,高加索人、南岛语族人。就像我们为特色不同的水果:金钻凤梨、苹果凤梨、苹果凤梨,他们风味不同,但是本质不变。

那从「国家」这个概念呢?国家的定义是有人民、领土、主权、政府的一个群体。而国家和种族这两个概念常常重叠,有时一个国家是一个种族,如以色列,有时一个国家包含许多种族。

然而不论是不同「种族」还是「国家」所产生的后代,我们都可称为「混血儿」。但是,为什幺我们不将闽南人和客家人所生的后代称为混血儿?他们在生活方式和语言上的确有很大的不同,甚至也有人认为他们在长相上有些许的不同。而至今台湾主权主义甚高的台湾人,也不会我们将台湾和中国人生下的小孩称为混血儿,甚至我们也不会「主动」将台湾和泰国混血的后代称为「混血儿」。

这让我想起国中时听到的一段对话。A说:「混血儿都好漂亮喔!」B说:「哪有,我表妹就没有。」A:「是喔,你表妹混哪?」B:「越南。」A:「…」。我那时才发现原来我们的混血儿定义如此模糊不清。这是为什幺呢?是否因为种族和国家的定义都是由社会长时间下来共识出的,所以「混血儿」这个概念也是社会的主观产物,我们将「外表」明显与我们这个地方不同的人称之为混血儿,就像我们常听到:「混血儿都好漂亮喔!」「你看,那个人是混血儿耶!」通常都是指欧美洲的混血。甚至,或多或少「混血儿」这个词变成一种带点文化优越性的词彙,当我们听到「混血儿」这三个字,脑中会浮现的不外乎是:西方人、很漂亮、家里一定很有钱〈才有机会认识外国人〉、语言能力很好…,这是属于「混血儿」的刻板印象。

然而,既然种族、国家、混血儿,都是社会所定义下的产物,如果我们不区分种族和国家,活在一个不分彼此、世界一家的乌托邦世界,是否就没有所谓的混血儿了?那他们也就不会有身分认同上的困境了吧!

暂且先撇开乌托邦世界的想像,我们来谈论一下混血儿的身分认同。

由旁观者看,常以一个人的外表和基因去判断一个人的种族或国家,就像一个华裔,他出生美国、生活在美国、说着美语,但因他的父母都是中国人,他就在别人的眼里是中国人,不论在美国还是中国。就像阳阳,她没见过她的父亲,不会说一句法文,在她自己的心理,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是法国人,但她终其一生要被贴着法国人的标籤。这是多幺残忍的事。在电影中我们可以看到每次阳阳被提到父亲的事,她总以逃避的态度迴避,而在电影的最后一幕,她不停地奔跑,就像在不停的追寻:「我是谁?」

身分认同是甚幺?「身分」是指在一个场合他人对于自己的称呼,例如一个人可能在家里称为父亲,在公司是经理,在异乡是高雄人,在外国是台湾人。而「认同」是指,一个人在心理层面所认为自己所属为何,而当一个人在「身分」与「认同」上有所出入,「身分认同」的问题就会产生,例如:有些人生理上是男生,但心理认同是女生,就因此被人用异样眼光看待。而阳阳这个角色也是,她被定位为一位混血儿,一个留着法国血液的人,但在自我认同上,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为法国人,却要一直承受他人的眼光,被检视着,甚至可能被理所当然的质问:「你为什幺不会说法语?」

回到我们前面提到的乌托邦的世界,如果我们没有国家或种族的分别,混血儿的身分认同问题还会存在吗?

但是事实上,不只混血儿,我们社会上许多的身分认同问题,都来自于我们订定了一个甚幺才是「正常、一般」的规範,以至于不一致的人需要接受他人的眼光看待,例如单亲家庭,或者是同性恋者。混血儿的身分认同,只要我们这个社会还存在着既定的规範,他们可能终将活在一个身分与认同相互出入的社会。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