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生活禅 >《妖怪公馆的新房客》感动最终章 >

《妖怪公馆的新房客》感动最终章

2020-06-10

《妖怪公馆的新房客13(完)》内容摘录 

豔丽的霞光被夜色侵蚀,瞬间只剩下一道橘色的光丝,镶嵌在天幕边缘。

契妖们穿过大半座城市,返回临近市镇的度假会馆。

才刚踏入屋中,柳浥晨立刻冲向前,紧紧地拥住封平澜。

「你回来了!」

「班长,抱太紧了啦。」封平澜不好意思地笑道。

「你这家伙……」柳浥晨直接往封平澜的胸口一拧,无视对方的惨叫,用力地转着指尖的肉,「明明只是个平凡人,还敢和妖魔立契、混入影校?你胆子很大嘛!」

封平澜忍痛苦笑,「抱歉,我骗了你们。」

「明明是平凡人,却比召唤师还强,还为我们做了那幺多事,你是要我们羞愧至死吗!」柳浥晨的声音因激动而带了些哽咽,「明明背负了这幺多心事和祕密,却又什幺都不讲……去你的!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班长……」封平澜伸手,想将柳浥晨拥入怀里,拍拍她的背,安抚对方。

但柳浥晨又拧了封平澜的胸口一记,力量之大让他以为自己的胸部会被拔下来。

「啊唷!」

「停手吧,别再捏了。」百嘹柔声劝阻。

「呜,谢谢你,百嘹……」封平澜感激地看向百嘹。

「再捏下去,要是他兴奋了,那就不算惩罚了。」

柳浥晨嫌恶地瞥了封平澜一眼,「真变态。」

「我什幺都没说好吗!明明是感人的重逢,为什幺要被说成变态啦!」

众人闻言,目光移向封平澜的身躯。

此刻的他只穿着内裤和薄外套,两条腿和胸膛光溜溜地展现。

嗯,好,他懂了。

柳浥晨重哼了声,「之后再和你好好算帐!」接着愤然转过身,走向阳台讲电话,顺便掩饰自己泛泪的眼睛。

丹尼尔看着归来的封平澜和契妖们,浅笑着开口,「欢迎回来。」

面对丹尼尔,契妖们对于自己离去后又折返的行为略感惭愧。但对方却若无其事,彷彿早就认定他们会回来一般,没有多余的指责或问候。

「回来得刚好,有新的消息。」殷肃霜看了看只穿着内裤和外套、落魄不已的封平澜,「我们正在等影校的学生将晶石安置到定位,还有一些时间可以休息。」

「太好了!」

封平澜迫不及待地进入那豪华宽敞的浴室,舒服地洗了个澡。他神清气爽地换上乾净的衣服,走出浴室,对房里豪华的设备讚叹不已。

「里面的马桶座是温的,好像有人刚坐过一样!而且浴缸竟然还有按摩水柱,洗手檯也好漂亮!管理员你太厉害了!」

「这没什幺。」索法淡然地回应,但脸上有着明显的得意之色。

「平澜,来吃点东西吧。」冬犽站在餐桌前,对封平澜招了招手。大大的桌上摆满五花八门的餐点。

「这是在普渡吗?」封平澜咋舌。

「冬犽怕你饿着,所以多準备了一些。」百嘹笑着说明,「放心,这是客房服务点的餐。」

「太丰富了,怎幺有种最后的晚餐的感觉!哈哈哈哈哈!」封平澜坐入座位。直到闻到食物的味道,他才感觉到自己有多幺饥饿。

「反正不用钱,饭店招待。」璁珑故作神祕地询问,「你知道是为什幺吗?」

「喔,因为这里是理睿他家开的?」封平澜边吃边回答。

璁珑愣愕,「谁告诉你的?」

「之前调查超自研的档案时不就查过资料吗?」封平澜用叉子敲了敲印着会馆商标的盘子,「LOGO都一样。而且我上过饭店官网,老闆长得和理睿挺像的。」

「喔,是喔。」璁珑翻了个白眼。和学年榜首玩猜谜,真是一点乐趣也没有。

封平澜狼吞虎咽地吃着食物,突然感觉到有人戳了他的肩膀两下。他嘴里叼着鸡翅,转过头,只见希茉正站在他后面。

「怎幺了吗?」

希茉摇头,「嗯,没有……」

封平澜转过头,不以为意地继续进食。但过没多久,肩膀又被戳了两下。回过头,希茉依旧没有任何话要说。

第三次被戳,封平澜狐疑地放下餐具,直接转过身,「希茉?」

「呃,我……嗯……你不用管我。」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幺会有这样的举动。当她看见封平澜平安回来时,就不自觉地想要碰一碰、戳一戳,彷彿藉由这样的肢体接触才能安心。

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封平澜也只能无视希茉那奇怪的行为,继续吃自己的饭。

忽地,一记直拳打向了他的背。虽然力道并不重,但突然被这样打了一拳,害封平澜差点呛到。

希茉的拳头什幺时候变那幺硬了?

他回过头,只见站在自己背后的人变成墨里斯。

「有事吗?」

「没有。」墨里斯回答的同时,又搥了封平澜的肩一记。

「喂?!」

「没事,吃你的饭!」墨里斯斥喝,又朝着封平澜的背搥了一记。

封平澜无奈地转回头,一头雾水。为了避免其他人加入这诡异的攻击行动,他加快了进食的速度。

「慢慢吃,我们还有时间。」百嘹坐入封平澜面前的空位,手撑着头,笑嘻嘻地开口,「你说你在昏迷当中看到了我们?」

「噢,对啊,不过大部分是我幻想出来的幻觉。」

「在你的幻想里,我们有穿衣服吗?」

「当然有!」

「那在你的幻想里,我们是穿着衣服进行不穿衣服做的事吗?」

「百嘹!」

下一刻,璁珑也坐入了封平澜身旁的位置,指着桌上的菜餚,劈头就问,「喂,你知道这是什幺鱼吗?提示,我的水族箱有类似的品种。」

「呃,鲷鱼?」

「你怎幺知道!」

「呃,这里有放菜单……」

「哼!少得意了!」

「我哪有──」

他感觉到背后又被戳了两下,搥了一记。

现在是怎样?为什幺他的契妖如此反常?当他被靖岚带走的时候,发生了什幺事──

封平澜看着眼前的契妖们,突然了解发生了什幺事。

他被靖岚带走,这就是契妖反常的原因。

他的契妖正以自己的方式,表达对他的关心。

妖魔们不擅表现情感,或许他们也没意识到自己为什幺要这样做。但这样的举动,让封平澜感到心头一阵暖意,有种平静的安心感。

契妖们的互动就和以往没什幺两样,他们还是以对待「封平澜」的态度来对待他。并不像他担心的那样,因为他可能是雪勘而被另眼相待。

你不会消失,你也不会被忘记。

封平澜转头望向屋子的一隅。黑色的颀长身影倚墙停驻,一如往常地带着与世隔绝的淡然与冷傲。

回头的那一刻,他便与一双紫色的眼眸交会。

封平澜本以为奎萨尔会将眼睛别开,因为过去总是如此。

但是那双紫眸仍沉静而坚定地看着他。

如影随形,静默守候。

封平澜有点不好意思,尴尬地嘿嘿笑两声,抓了抓头,然后转回去。

糟糕……

还没分离,他已经开始怀念以往相处的日子了。

封平澜觉得眼睛有点不受控制,他用力地眨了眨眼,将差点涌出的泪水压回。然后咳了两声,将喉间的哽咽感吞回肚中。

「平澜,你还好吗?」冬犽关心地询问。

「噢噢,我没事,只是吃得有点太饱而已。」

冬犽看向平澜面前的盘子,盘中只剩下几根花椰菜的菜梗。

「你还要吃吗?」

「啊,要啊。」封平澜叉起菜梗,丢入嘴中,皱着眉吞下。

冬犽浅笑,「不喜欢吃不用勉强。」

「还好啦,不会不喜欢。」封平澜又叉起一根菜梗,丢到嘴里,随意地嚼了两下,然后配水吞下去。

他确实不喜欢花椰菜的味道。

他不喜欢的食物不少,但是只要遇到花椰菜,他一定会乖乖地把它吃完。他的心里一直有种感觉,彷彿把菜全吃完就会有好事发生。

封平澜叉起最后一株花椰菜,盯着那少了团状花蕾的菜梗。

是什幺时候开始的?他想不起来。印象中,没有人要求过他一定要把菜吃掉,无论是靖岚还是爸妈。

说到爸妈……

过去,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平凡人,发现靖岚是灭魔师之后,他还来不及追问,就被施咒陷入了昏迷状态。

爸妈知道靖岚的身分吗?他们也与协会有关吗?

他们知道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吗?

过去的记忆里,他和爸妈相处的时间不多,他无法从那些回忆判断对方是否知情。

发生了这幺多事,不晓得他们现在是否平安……

封平澜自嘲地轻笑了声。

有靖岚在,他其实不需要担心。靖岚应该早就把他们藏在安全的地方了。

当年父母会远离家乡,到异国生活,应该就是靖岚的安排,为了远离他这个危险分子吧。

靖岚……

想到兄长,心头泛起了一阵不捨、不忍,以及忧伤。

封平澜深吸了口气,将花椰菜丢入嘴中,然后扬起笑容。

吃完了,他有预感会有好事发生。他这幺相信着。

「学生们已经将晶石放入定点了。」待在客厅区观测结界石的歌蜜,向众人回报最新进展。「该準备出动了。」

众人起身,重装上阵,前往最终战场。

「你,没问题吗?」索法来到了封平澜身边,压低声音询问。「不论你真实的身分到底是谁,现在的你,仍然是个没有任何妖力的人类。而接下来要面对的,是视你为仇敌、不惜置你于死地的封靖岚。以他的手段,落入他的手中,你不可能有好下场。」

封平澜低下了头,「我知道……靖岚会做出这一切,都是为了他弟弟。」

他听说了靖岚做的事,知道靖岚挟持了大批的学生,并且杀了许多人。

他知道,靖岚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弟弟和家人。

靖岚做错了。

但从靖岚这不惜与整个世界为敌的执着,透露出了靖岚对这弟弟深切而又深沉的爱。

这是他一直渴望得到的东西……

索法轻哼了声,本想嘲讽封靖岚的作为,但他意识到自己也和封靖岚没两样。

他也是为了一个女人而牺牲了年华与一只眼,为了找寻与她的连结,甘心留在人界,受人类差遣。

如果没有来人界,他或许不会像人类一样,为了另一个人,产生这样的执着与坚持。他可以很笃定地说,如果没有来人界、没有遇见那名女子,他现在的生活必定逍遥自在千万倍,他仍是高高在上、受人尊重的幽界皇族,享受着权位与富贵。

更重要的是,他不会像人类一样因为孤独而惆怅,不会因为思念而疯狂。

人类,真的是一种病毒。

明知如此,他仍由衷地庆幸自己来到人界,庆幸自己遇见了那个女人。

他不后悔。

索法收回思绪,没好气地反问封平澜,「所以,你是打算连他弟一起揪出来算帐吗?」

「当然不是。」封平澜笑答,接着压低了嗓门,小声低语,「靖岚在做一件危险的错事,我要救他……」

索法闻言,眼神一凛,以严肃到近于警告的语气提醒,「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但同情心太过氾滥,不仅是侮辱了双方,也是对同伴的背叛。」

「这不是出于同情,而是因为……」封平澜深吸了一口气,坚定地回答,「因为我是封靖岚的弟弟,封平澜。」

「我吃饱了!」黑髮男孩将汤匙重重搁在圆形餐桌上,有种大功告成的成就感。小小的腿垂在略高的椅子边缘,迫不及待地晃来晃去。「肉肉和菜菜我都有吃光!只剩一点点饭。可以去玩了吗?」)

男孩睁着无辜的大眼,望着坐在一旁、有着成熟气息的少年。男孩和少年的年龄差距虽大,但是两人的眉宇之间有着相似的神韵。

「可以──等一下。」少年明察秋毫地拿起了男孩的餐盘,伸出筷子,拨了拨白饭,露出了埋在底下的花椰菜。

见事迹败露,男孩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

少年没好气地叹了声,「你怎幺和隔壁家养的旺财一样,喜欢把东西埋藏起来啊。」

「才不一样呢!」男孩立即反驳,「旺财埋起来的都是牠心爱的宝物,我才不喜欢这个菜咧!我不想吃。」说完,做出了个反胃要吐的滑稽动作,接着双手环胸,摆明了自己的立场。

少年看着男孩赌气的小脸,忍不住笑出声。

「为什幺要笑?」男孩有点不悦,赌气地嘟起嘴。

少年灵光一闪,笑着安抚,「我会笑是因为……这个不是青菜。」他压低了声音,像是在说一个祕密,「这是小树。」

「什幺?」男孩愣愕。

「这是公园的树,它被施了魔法,所以变小了。这个盘子上原本有一座公园……」

少年边说,边拿起筷子,从饭桌中的菜盘里夹了些食物,放进男孩的餐盘里。他把白饭推成小丘,然后放了一块红萝蔔在旁边,接着拿了一截芹菜,斜倚在白饭上,又夹了几粒豆子,整齐地排成一个圈。

「看出来了吗?」

男孩盯着餐盘,眼睛一亮。「真的是公园耶!这个是沙丘,然后这个是翘翘板,这个是溜滑梯!这边是池塘!」

「没错。」少年对于自己成功转移男孩的注意力感到自豪。

「鞦韆呢?我要鞦韆!」

「呃,那个有点困难。」

「不会啊,可以用乐高!用乐高就很简单!我会做,等我一下──」

「不要玩食物。」坐在一旁的少妇没好气地制止,接着看向了少年,「靖岚,不要宠坏你弟弟。」

「我们小兵最乖了,要宠坏还得加把劲呢。」少妇身旁的男子笑着说道,但立刻被爱妻一瞪,连忙改口缓颊,「而且我相信靖岚自有分寸,不用担心啦。」

少年伸手揉了揉男孩的头,「小兵,把你盘子里的公园吃掉,等一下我就带你去真的公园玩。要不要呢?」

「当然要!」男孩看向盘子,皱起了眉,「可是这个是你刚刚才夹给我的!我的已经吃完了,这不算!」

「那这些『设备』交给我,你负责小树就好。」

「好!」

男孩拿起叉子,叉起花椰菜,闭上眼,像是被处以酷刑一般,痛苦地把菜送入口中。

这神情、这举动,将整家人逗乐了。笑声填满了整间屋子。

「怎幺了吗,靖岚?」小兵的轻唤声,打断了封靖岚的思绪。

封靖岚的意识回到现实,充满温馨笑语声的餐桌瞬间消失。此刻,他坐在车内,外边是昏暗漆黑的校园停车场。

他转过头,只见金髮蓝眼的少年正一脸关心地望着自己。

「还好吗?」

「只是想到以前的事。」靖岚伸手顺了顺自己前额的头髮,「你还没出事以前的事。你以前不爱吃菜,我总是用尽各种方式骗你吃。你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小兵扬起笑容,「你曾经用蔬菜在我的盘子里搭了一座公园,公园里有红色的翘翘板和浅绿色的溜滑梯。那次之后,只要我乖乖把花椰菜吃掉,你就会带我出去玩。小时候的我还真好骗。」

「你记的还真清楚。」靖岚讚叹。说实在的,他早就忘记那公园长什幺样子了。

小兵咧起得意的笑容,「虽然我现在还是讨厌花椰菜。但长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光明正大地挑食。」

「你这家伙。」封靖岚再次伸手揉了揉小兵的头。「时间到了,走吧。」

「嗯。」

错置的一切,终将回归原位。但逝去的光阴与生命,却不会再回来。

即便一切如他所愿顺利进行,小兵顺利地换回了封平澜的身体;即便他们能全身而退地回到老家,低调安稳地过日子。

但那圆形的餐桌旁,永远少了两个人。

曦舫,中庭广场。夜幕低垂,月光洒落庭中。

以错纵複杂的暗红色线条构成的圆阵,静静地躺在中庭的通道前。

蜃炀将结界建构了一半,剩下最複杂、最危险的部分,必须由封靖岚将之完成。封靖岚抽出磔钉,朝空中洒去,接着吟诵咒语。

抛向空中的黑色磔钉泛起鲜红的光,被看不见的引力拉扯,纷纷朝着圆阵的咒键点钉落。钉子插入魔法阵的那一刻,法阵前的通道结界便泛起了一阵躁动的震鸣。

还未发动咒语,整个法阵便散发出一股令人不安的不祥气息。

封靖岚在施咒时,小兵就站在不远处等待,瓦尔各和莉纱守在小兵的身边,而后方则放着囚禁三皇子的铁笼。

至于岳望舒,他扛着封平澜,站在一根柱子旁,离其他人远远的。

虽然知道自己的行为和掩耳盗铃无异,但他仍不敢和其他人靠太近。他可不想太快被人看穿他扛着的不是真正的封平澜,而是捆成一团的棉被。

能量在封靖岚手中集结拼构,所有人的目光皆为之吸引。

明明操控着极具毁灭性的咒语,封靖岚的面色却未见半分畏惧。他以精準到近乎离奇、流畅到近乎诡异的手法,从容地将法阵以极快的速度构筑完成。

「竟然想启用这种法阵,真是个疯子。」鸩慈坐在笼里,颓然地笑道,「但不得不承认,是个杰出优秀的疯子,对吧?」

瓦尔各看了鸩慈一眼。他本以为对方是在对自己说话,但鸩慈的目光却停在小兵身上。

鸩慈被囚禁之后总是沉默不语,但偶尔嘴角会不自觉扬起嘲讽的浅笑。不知道他嘲讽的是自己,还是另有其人。

小兵没有理会,静静地看着封靖岚的一举一动。湛蓝的眼眸中,有着明显的兴奋及期待。此外,还有一股压抑着的火燄,正不安分地骚动着。

那是名为野心的火燄。

本文摘自《妖怪公馆的新房客13(完)》

《妖怪公馆的新房客》感动最终章
《妖怪公馆的新房客》感动最终章

  
  心,从不曾忘记,
  你们就是我幸福的意义──


  为了成就霸业,他试图隐瞒身分;
  为了导正错误,他不惜毁灭世界;
  为了拯救所爱,他和他们发誓付出一切……

  「任务结束了,灭魔师,谢谢你为我开路。」
  ──他们不是工具,不论是契妖或靖岚……

  「我们血脉相繫,都会为了在意的人,无所不用其极。」
  ──这一次,我真的可以不放手?

  「吶喊吧。我们的灵魂,必会回应你的呼求……」
  ──帮助我,奎萨尔!

  失去的事物无法挽回,但黎明即将升起,伤痛也终会痊癒。
  那些美好回忆,都会化作心底最灿烂的信念和勇气,
  值得他们无所畏惧、奋战到底! 

作者:蓝旗左衽

出版社:三日月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