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爱生活 >从水电工到复兴美工 >

从水电工到复兴美工

2020-06-17

从水电工到复兴美工

1960 年 5 月 19 日,我出生在桃园市观音区的客家小村落,海边有一座台湾最西边的「白沙岬灯塔」。

从小家里生活清苦,祖父与父亲邱坤发,两代都是观音街上打铁匠,父亲五十岁,母亲邱徐算妹四十岁,才生下我这个在家排行的老幺。我上有五个哥哥,因家里穷苦、小孩多,老四秀钱送观音塘背廖家做养子,在家变成老五,我的妻子紫妃,从小就住在我家斜对面,我们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邻居,岳父家是一家杂货店,我们家的赊帐,直到我结婚前才还清。

我就读桃园市观音国小时,几乎是天天拿着笔在画画。国小一年级时,第一次参加校内美术比赛就获得第一名,可以上司令台领奖,奖品是 36 色的彩色蜡笔,这个非常珍贵的蜡笔盒奖品,让我从此喜欢上画画。我在国小没有美术专业老师指导,都是靠自己摸索出来的,那时候的画作只能算是小朋友的涂鸦吧。

小时候,我听不懂闽南语。 1970 年代《云州大儒侠》史艳文在台湾电视台播出,当时我就读国小五年级,连我这种客家村落的小孩,都迷上看史艳文布袋戏,对戏中的戏偶,藏镜人的口头禅「顺我者生,逆我者亡」印象深刻。因为布袋戏的演出,我才听得懂闽南语,但是不太会讲,直到来台北就读复兴美工时,班上的同学都会用闽南语交谈,那时候才学会讲闽南语。

从水电工到复兴美工 从水电工到复兴美工

就读观音国中时,一、二年级的导师麦良兴,是国立艺专毕业的美术老师。我的水彩与绘画得到麦老师的重视,经常被麦老师指派去参加各类壁报与美术比赛。

我要考高中前,老师都鼓励我去报考国立艺专。我觉得自己的学科成绩不理想,自认为考不上,加上担心家境贫穷,到外地住校念书会造成家里的负担,我选择在桃园就读省立龙潭农工的电工科。入学后,才知道是接电线与焊水管等相关课程,不仅如此,下学期的课程,还要教导我们爬上三楼高的电线桿,因为那可能是将来的工作之一。我念了一学期,就知道自己毫无兴趣。

「我曾经认真想过这个问题,我不希望我以后的人生就是做水电工。」因为班上的教室布置都是我在负责,班上的黄同学告诉我,你这幺有美术天分,为什幺不去台北就读复兴美工,那里才是你发挥所长的地方,你不适合做水电工,读电工科太可惜了。所以,我决定办理休学,转换跑道重新报考台北的复兴美工。

从水电工到复兴美工

复兴美工招考学生时,安排了两天的考试时间,一天考学科,一天考术科;考术科当天,上午考素描,下午考水彩。 1976 年的暑假,我如愿以偿考进了复兴美工的美工科,最初父母以为美工科毕业后,就是去画电影看板。入学后才发现,学校课程内容包罗万象,什幺都得学,素描、油画、水彩、水墨、平面设计、摄影、雕塑、版画……所有你想得到的美术类型都要会。还有,念美工很花钱,幸好有在台北大哥的支持才能半工半读顺利完成学业。

复兴美工非常注重专业科目的训练,学校就告诉我们,你们到学校来,想学的,就是将来踏出社会可以用得到的美术专业技术。从一年级起,我们就接受平面设计老师林耀堂的魔鬼训练,那时候,每画一张作业,绝对超过二十个小时才可能完成。就读美工科三年里,「数学」只要第一年读完即可,二年级以后就不必再读了,「理化」则是三年完全不必读,你只好好好学习绘画技巧与平面设计等课程,不需要準备考大学联考。

八○年代台湾政治局势转折,党外势力开始公开挑战国民党的统治。 1979 年爆发美丽岛高雄事件,那一年,我从复兴商工美工科毕业,台湾的房地产销售事业正逢起飞之际,许多房地产公司需要平面设计人员,我进入海华建设公司,担任房地产广告的美编工作。

从水电工到复兴美工《八十年代》党外杂誌美术编辑

1981 年起,党外人士与美丽岛受难家属为了争取言论自由的空间,纷纷创办政论杂誌。我的几位复兴美工同学黄志坚、刘韩畿、王玉静等人都跑到党外杂誌《深耕》、《八十年代》、《前进》、《关怀》当美术编辑。1985 年,我与同学刘韩畿一起在康宁祥创办的《八十年代》杂誌担任美术编辑工作,当时在《八十年代》的同事有司马文武、徐璐、康文雄等人。

从水电工到复兴美工

我们担任美术编辑人员都是兼职的,因为一个礼拜只要去一天,每个星期四晚上,都要通宵熬夜用手工赶稿到天亮,晚上 8 点后开始做美术完稿设计,那时美编完稿和修稿都还是要手工製作,执行编辑徐璐负责分每个单元版面与配图,每期要完稿 64 页,我和同学二人负责 64 页黑白完稿及封面彩色完稿,我在徐璐那裏学到了不少党外杂誌的编辑技巧,并从此展开长期担任党外杂誌美编与摄影工作。

同年底,台北市议员林正杰要竞选连任,在前进杂誌社上班的黄志坚同学邀约我们几个高中同学去帮忙画大字报,我们在林正杰位于和平东路、基隆路口竞选总部内,通宵达旦写大字报、画漫画,讽刺独裁的国民党。林正杰的民主墙,经常吸引了许多支持者的目光。那时候,在党外候选人总部公开场合张贴民主理念大字报,可说是对选民宣扬党外理念的重要窗口。

组党前夕投入「党外公报」工作

1986 年,康宁祥决定东山再起,投入台北市立委选举,将《八十年代》杂誌停刊。我便转往台北市议员周伯伦创办的《新路线》杂誌社担任美编,当时和刘一德、赖劲麟、沈楠成了编辑部同事,这本杂誌编了十几期,遭到警备总部不断地查禁、查扣,《新路线》几个月之后也倒了。当年党外杂誌被警总查禁、没收的情形非常严重,我那些参与党外杂誌美编的同学们,时常因为工作没有着落,纷纷向各大报社转进,有的去中国时报,有的转进首都早报与自立晚报……。回忆起当时的政治环境,如果民进党没有成立的话,我大概也会离开党外的工作圈吧!

从水电工到复兴美工

「党外公共政策研究会」第三任理事长是台北市议员颜锦福,想要创办一份《党外公报》周刊,邀请赖劲麟当主编,我负责《党外公报》周刊摄影及美术编辑,当时一个月的薪水是八千元,负责拍摄当时党外重要活动及组党说明会。

「党外公共政策研究会」总会地点在立法院旁、青岛东路上,二楼办公室大约三十几坪。组党前夕,一同打拼的伙伴有林树枝、陈清泉、赖劲麟、王作良、郭文彬等人,共同为民进党组党的基层文宣工作发声。每星期四的晚上,我一定带着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女朋友廖紫妃,也就是我现在的牵手,一起帮忙《党外公报》打字与校对赶稿到天亮才送厂印刷,感谢我的牵手廖紫妃和我共苦同甘,百分之百支持我参与民主运动。

「民主进步党」创党初期,我在中央党部不但一手包办民进党创党党证设计,同时还要编辑中央党部机关报《民进报》与街头运动的传单设计。我也陆续编辑包括《台湾关怀》、《台湾人权》、《台湾与世界》等十几本党外杂誌工作,在当时都可以看到我的许多美术编辑作品。

从水电工到复兴美工

解除戒严后,台湾街头的抗议声浪,已经风起云涌更加势不可挡了,民主进步党对台湾民主化的推进是非常重要,才有今天的民主自由的台湾,我的台湾民主印象故事,就从党外人士在台北圆山组党说起……。

我这个世代的台湾人,都是从戒严一路走到民主来的,而台湾也是从这样的民主贫瘠乾涸之地里,硬是在恶地里冒出新芽、长出新叶,终至茁壮成大树的。这无数的每一片民主新叶,都写着每个人各自不同的、属于他的艰辛又美好的台湾印记。至于我,则是一个喜欢用相机记录故事的人,我用 30 多年持续不断的影像纪录了这大树长成的整个完整过程。这是属于我的台湾民主故事,当然更是关于这个民主大树的故事。

从水电工到复兴美工从水电工到复兴美工

本文摘自《台湾民主印象:邱万兴摄影集 1986-2016 》一书。

从水电工到复兴美工台湾民主印象:邱万兴摄影集 1986-201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