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爱生活 >从生子椅谈助产士 艺术家找回被遗忘的历史 >

从生子椅谈助产士 艺术家找回被遗忘的历史

2020-06-17

从生子椅谈助产士 艺术家找回被遗忘的历史

「传统不见了,如果没找回来,历史就不见了。」艺术家陈建北策划「助产序曲」,从一张生子椅开始谈起,爬梳历史发现西方也有生子椅的历史,但台湾却遗忘这段文化。

陈建北于 2016 年底在台南驻村期间,当时在构思明清府城议题时,由于身处旧城区的氛围中,儿时记忆被唤醒,想起传统会认为生儿育女都是妻子的责任,想到大妈流产经验之憾以及外婆的医生境遇,强烈感受到当时女性所承受的压力。

然而生产又是生死交关之事,早年因为经济因素,多数人都是由产婆接生,随着西方医疗概念引进后,妇女也选择在医院生产,产婆也演变成必须受过专业训练、又持有执照的助产士,「助产序曲」的 75 岁受访者颜桂英,职业生涯里就接生过至少 400 位新生儿,这些故事都吸引着陈建北。

陈建北特别用一张「生子椅」作为展览的主视觉,放在展场的长廊尾端,背景映照出红色喜气的氛围,他表示,在访问助产士的过程当中发现,生子椅原初是作为孕妇生产时坐的椅子,但最后却被当成是一种嫁妆,忽略了原本的意涵。

「我们的传统不见了,如果没找回来,历史就会不见。」陈建北表示,他作为当代艺术创作者,虽然是接受西方教育,但却认为当代艺术除了要运用新科技创作,但也要有能与过去传统连结的历史脉络。

他搜寻西方历史当中意外发现,在西方的绘画、雕塑当中,也有女性坐在生子椅生产的图像,甚至有西方博物馆典藏生子椅,反观台湾其实也有生子椅的历史,只是被遗忘,他藉由这次策展,认为这是值得文化史研究的好题材,也代表在这个面向上,「台湾不是缺席,我们也有我们的历史」。

「助产序曲」透过颜桂英及当时被她接生的妇女访谈开始,勾勒出早年台湾关于生产、妇女社会处境及传宗接代的重要性。展览即日起至 3 月 24 日在台北当代艺术馆展出。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