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爱生活 >从盖兹到祖克柏,网路已从僕人变成你我主宰 >

从盖兹到祖克柏,网路已从僕人变成你我主宰

2020-06-17

从盖兹到祖克柏,网路已从僕人变成你我主宰

20 多年前,微软董事长、CEO 比尔·盖兹前往国会参加听证会。在证辞中,盖兹坚定认为微软不是垄断公司。从小布希上台开始,美国政府对微软展开反垄断调查持续了 10 年,。微软操作系统无处不在,这种格局引起一些担忧,不过大家对浏览器 IE 的担忧更大一些。

当时微软 Windows 佔了市场 90%,政府与产业担心微软会利用垄断优势向网际网路收费,或者控制网际网路接入权,对于个人和企业来说,那时浏览器是一种重要新工具。

如果用科技产业的时间标準来衡量,这次听证会可以说已经相当遥远了,今天有必要回顾一下。当时犹它州议员 Orrin Hatch 是委员会的主席,20 年之后,Hatch 质问祖克柏,他就 Facebook 的业务模式提出疑问,祖克柏回应说:「参议员先生,我们靠广告盈利。」

自 1998 年以来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当时,电脑软体巨头微软因为垄断接受「审判」,并不是因为它洩露了大量个人数据,足以威胁民主。当时的听证不只要勒紧微软的脖子,它还确保科技的未来不会被一家企业掌握,而且影响了网际网路——尤其是网际网路会对普通人的生活造成很大影响。

自从盖兹参加听证以来,科技的角色有了很大变化。电脑原本是人类的僕人,现在渐渐变成了生命的目的。到了今天,这个问题已经成为科技产业的核心问题,数据隐私监管成为一个大问题,而且似乎没有回头路了。

当时站出来反对微软的不只是国会成员,一些竞争科技公司的头头也不满意,他们认为微软的规模太大了。Netscape 曾经开发出全球首款流行网路浏览器,它也认为微软是垄断者,还有 Sun 公司,它是一家电脑伺服器公司,1990 年代初开发了 Java 平台。在听证会上,Sun CEO Scott McNealy 说:

「我认为微软是垄断者,它可以利用自己的优势进入银行、报纸、广播、网际网路服务、应用、数据浏览器产业。你能说的产业,它都可以进入。」

McNealy 担心科技产业会整合,这种担忧是正确的,但是他将微软当成作恶者,那就错了。20 年后,人们问了祖克柏同样的问题:Faebook 是媒体公司吗?是金融服务公司吗?是应用公司吗?当盖兹参加听证会时,Google 还是史丹佛实验室的一个实验计画,现在它提供许多重要服务,还拥有 YouTube。再看 Sun,它已经不存在了。2009 年甲骨文收购 Sun。当年 Sun 的办公室已经被 Facebook 佔据。

90 年代,McNealy 担心微软的统治地位可能会进一步稳固,但是最终控制市场的M却是一些当时还不存在的创业公司,这点放在当年是无法预测的。1994 年,美国司法部向微软提出要求,不能利用 OS 统治地位排斥竞争对手。一些人认为政府的力量不够,太轻了,后来,当微软準备将 IE 浏览器与 Windows 捆绑时,政府又站出来反对。围绕这起反垄断案,来来回双方争论许多次,2001 年政府与微软和解,直到 2004 年各州的上诉案才收尾。

在那几年中又发生了其它一些事。1994 年至 2001 年,商务网际网路崛起。Netscape Navigator 于 1994 年 12 月推出,到了 1999 年,几百家科技公司上市,在交易的第一天,有的公司股价上涨 7 倍。2000 年 3 月泡沫开始破灭,到了年底,市值蒸发 1.7 兆美元。然后又发生了 9/11 事件,出现了 Enron 和 Worldcom 丑闻。2002 年 9 月,纳斯克达指数与 2000 年高点相比已经下降 77%。

只有少数企业通过了「测试」,比如亚马逊、eBay、雅虎。不过这段时间基本上与「过度」「愚蠢」联繫在一起。一些企业融了许多钱,花钱过度,没有节制,它们在网上销售商品。内容门户完成大宗收购交易。传统网站用很快的速度配送食品和杂货,Kozmo 甚至可以免费帮你送冰淇淋。网络公司肆意挥霍,花几百万美元开 PARTY,装修办公室,在 Super Bowl 打广告,这一些都是建立在巨额营运亏损之上的。

虽然有点过度,不过网际网路泡沫还是带来巨大成功。在那些时光,企业、机构、政府、社群纷纷冲上网际网路。到了今天,电子商务已经是老产业,不过用电脑购物的概念那时刚刚诞生。与商业、文化、民事活动有关的讯息快速传播,在家里就能看到。通过网际网路,我们可以向线上服务商付费,或者支付帐单,还可以用订机票、订饭店。要让这一切成为现实,拥有複杂传统系统的大机构必须与新伺服器、网络基础设施匹配。

对于那时提供解决方案的企业来说,它们所做的事与今天开发、维护 App 完全不同。大部分工作就是找到办法,让网际网路与人、系统协同。

比如出版产业,面向报纸、杂誌的内容管理软体必须与古老的编排系统结合,而这套系统没有被新生的网站摧毁。预约、担保、仓库系统必须与大型主机界面对接,这些主机使用的软体有的已经存在几十年了。即使只是开发一个简单的介绍性网站,也要对列印、广播通信、行销标準进行转化,迁就功能受限的网络。

如果跳过网页,深入查看 WEB 服务,就会发现当时的产业更加偏向科技咨询。确定数据库架构必须与内部管理员协商,设计要考虑的是内部使用,使用量比较少,不需要执行即时高乘载任务。为了确保访问安全可靠,必须翻新金融系统。必须安抚一无所知的高阶、中阶管理者、地区经理、客户,为他们服务。Web 咨询机构像 Pets.com 一样挥霍,但是这些组织的确为企业、政府、其它机构解决了问题。它们的工作就是让电脑与现有基础设施匹配,让电脑为它们服务。虽然偶尔会有聚会,会派发股票期权,但是那时的网际网路工作基本上都是服务性工作。

Y2K事件与.com 时代重叠。在过去几年的新年前夕,Twitter 使用者总是会对 Best Buy 的预警贴纸冷嘲热讽,这些贴纸是用来贴在电脑上的,1999 年 Best Buy 曾经出售这种贴纸。贴纸上写着:「谨记:请在午夜之前关闭电脑。」放在今天看起来很可笑。但是在千年虫问题出现之前的一段时间,许多软体开发员以及曾经担任 COBOL 工程师的老人被组织起来,防止关键系统失灵,当时几乎每一家大企业都使用这样的系统。

千年虫事件是不是推动了科技咨询产业的发展?可能吧,但并非全部。不论怎样,大家对事件给予回应,认真规划、投资、担忧,当时世人的态度与今天人们对全球科技问题的态度完全不同,Facebook 对个人数据的处理就是很好的例子。如果现在发生千年虫事件,大家可能会认为这是一个抛弃过往的好机会,而不是加以改造,继续为服务、安全提供保障。

所有这些工作还是要做的,不能不做。银行、电子、航空公司必须让内部系统与网站、App 协同。老式大型主机必须升级,兼容新系统。不过这些工作不再是技术流程、估价、财富的核心。相反,我们想用新方法颠覆旧方法,替代旧方法,在新方法中,技术主要为技术自身服务。

不论是 Facebook、Google、Instagam、Uber 还是其它大型複杂产品,都需要花很大的精力打造并维持营运。在组织产品之时,它们的目标就是与世界脱离,或者重新「发明」世界,并不是与世界协作。Facebook 爆发的危机与数据信託、诚实有关。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讲,它是一种地方主义危机。数据是如何被使用的?有没有超出自己的预期?是不是应该设计一套相应的系统来应对?是不是应该积极防御?Facebook 似乎不愿意花心思评估。

当前辈们哀叹 1990 年代和 2000 年代的网际网路不复存在时,还会谈到另一点:网际网路去中心化基础设施将会给民众带来开放、自由和个人主义。没有看门人,也没有仲介。只要有一台伺服器,任何人都可以成为船长——他所选择的产业的船长。在 1998 年的国会听证辞中,盖兹曾说:「网际网路的开放性是其架构内在属性。」

这种想法总是有着严重的缺陷,如果任何人都可以直接与其它人联繫,那幺危险、欺诈与利用也会随之而来。从某种意义上讲,正是这种错误导致 Facebook 出现今天的危机,因为一个组织如果只关心如何将人们联繫起来,就会忽视另一个问题:它的意图可能会带来伤害。电脑不再是僕人,而是人类的主人,这点可能更加值得哀叹。从盖兹参加听证会到祖克柏参加听证,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变化,当年电脑是僕人,现在成了主人。回到当年,电脑已经部分参与世俗事务,它已经证明自己潜力,有能力在网络行为中变得更重要,这点越来越明显。

保护竞争,为创新扫清道路,放在当时这个想法并不糟糕,反垄断和解只给微软带来轻微的影响,但是此后出现的创新者更危险,它们和微软一样反对竞争。科技世界仍然依赖微软,但是科技世界已经将微软看成老式的软体和企业服务提供商,它的好时代已经过去了。

与此同时,在.com 旧时代失败的创意再次复活,在随后的几十年里获得巨大成功。例如,在 Webvan 失败的地方诞生了 Instacart,在 Kozmo 失败的地方孕育了 Uber Eates 及同行。还有 Google,它取代了 Lycos、Inktomi、AltaVista 甚至雅虎。Spotify、Pandora 及其它同行继承了 Broadcast.com 的创意,Broadcast.com 是一个网际网路广播服务提供商,它让 Mark Cuban 成为网路亿万富豪。MySpace 和 Friendster 铸就了 Facebook 和 Twitter 的成功。

看看之前的先驱们,有人会说那时还太早了,还不成熟。没错,放在当年,如果想提供类似的服务,无论是规模还是基础设施都更难满足要求,甚至不可能实现。儘管如此,我们还是得出结论,认为人类的任何活动都将会被另一种行为替代,这种行为部分或者全部被电脑改造,并且说这趋势是倒退。他们相信最终一切都会与电脑融合,人类没有选择,只能将领地割让给电脑。正如 Netscape 共同创办人、风投家马克·安德森所说的,如果软体正在吞噬世界,那也是一件好事,它会创造财富、权力,然后带来进步。

从祖克柏听证会看,立法者可能会考虑推行消费者数据监管政策,对 Facebook、Google 这样的公司进行监管。这是一个好想法,但是美国迟迟未能将它变成现实。对于美国和全球公民来说,Facebook 也许给出了「正确答案」:如果一个组织太大,大到不能失败,那幺最好的选择就是进一步成长,固步自封。如果没有 Facebook,或者没有 Google、亚马逊、Uber,我们如何生活?无法想像。科技不再渴望用网路将组织流程与人的目标整合起来,现在它要为目标和进程设置条件,让电脑接管世界。

比较讽刺的是,不论是 Facebook 还是 Google,仍然想要将整齐的线上世界与混乱的线下世界整合。现在它们所做的事基本上就是给大众提供一小块地方,让他们与技术做毫无希望的斗争,彼此斗争。正如祖克柏所说的,它们销售广告。Facebook 向成千上万的企业、组织销售广告,这些企业组织一心想在「花园围墙」、App Store、伺服器群组之外戏耍。儘管处在科技产业和科技财富的巨大阴影之下,无数家庭、办公室、城市、机场及其它东西仍然嗡嗡运转,它们与无穷无尽的物质对接,超越了手机、伺服器的範畴——我们用手机、伺服器买东西、卖东西、或者交换代表物质的符号。

很久以来,我们不再管那个世界叫作「真实世界」,似乎它与虚拟计算世界已经不可分离,虚拟世界与真实世界相互作用,巩固真实世界。也许这是一个错误吧。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