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爱生活 >从福岛311震灾后的民间动员,获得面对未来趋势的法则 >

从福岛311震灾后的民间动员,获得面对未来趋势的法则

2020-06-17

从福岛311震灾后的民间动员,获得面对未来趋势的法则

编按:《进击》一书,收录了MIT媒体实验室总监伊藤穰一提出的「未来社会九大生存法则」。透过了解2011年日本发生的311震灾与后续核电厂辐射外洩的民间动员,可以从中得知「拉力胜过推力」的力量。

接近下午3点时,日本外海约160公里处,这太平洋板块猛撞上移动速度较慢的鄂霍次克板块,造成芮氏规模9.0级地震,地震本身破坏了上百万栋房屋,道路柔肠寸断,一座水坝溃堤,但最糟的灾情还在后头。

福岛第一核电厂距离震央仅仅约一百七十多公里,跟邻近绝大多数建物一样,这座核电厂在最初的几次震动中失去电力,一组柴油发电机自动启动,这也意味福岛第一核电厂现在是在没有安全网下运作。3月12日,三个反应炉的炉心已经熔毁,排放大量辐射物质至空气与海洋,成为车诺比事件以来最严重的核灾。实际的辐射物质排放量有多少,无法立即得知,日本政府撤离核电厂周边半径20公里内的所有居民,约13万4千人,但美国告诉其公民,避免进入半径80公里内区域。资源捉襟见肘的日本政府似乎已经对情况失去掌控,接下来几天,也未能告诉民众辐射程度,部分是因为根本没有多少人懂得如何测量。

如同东京电力公司未能对科学家认为迟早会发生的超大规模地震预做準备,日本政府也陷入自身的思维危机。跟网际网路以前时代的多数机构一样,日本核能安全委员会的管理风格是指挥与控制,来自前线如福岛核电厂的资讯必须历过许多管理阶层,层层上报,决策也依循相同路径,层层下达。

福岛核电厂的方法,以及此方法导致的灾难性后果,为我们提供两种不同的决策观的个案研究探讨。这个案的结果是,辐射汙染的测量与分析专长等资源,被「推」到决策者认为最有用的地方,在相安无事时,这种方法的害处充其量是较麻烦、效率较低,但在核子紧急状况下,就可能酿成毁灭性后果。

不过,数百年来,这是我们拥有的最佳方法,但在迈入网路时代后,有了更好的办法。人力资源的最佳使用方式,是把他们「拉」到计画里。时间点是关键,「群起」指的是动员多人解决问题,「拉力」把这概念向前推进一步:只有在最需要的时刻,才使用所需要的。

当群起进化为拉力

日本311地震发生时,伊藤穰一在波士顿的旅馆房间受时差影响而辗转难眠,那天,他为接掌MIT媒体实验室总监一职历经一整天的面谈。从未取得大学学历的他,成为这知名学术机构的领导者人选,这是个不寻常的选择,当然,没有大学学历也可能是他的一项吸引力。

凌晨2点左右,伊藤屈服于时差,起身开启笔记型电脑。他那天真的很疲累,连续9场面谈,对象是美国最杰出的科学家、艺术家与设计师,让他晕眩、紧张,一整天下来,亢奋加上时差,伊藤清醒得睡不着。打开电子邮件信箱,显然发生了可怕大事,收件匣塞满讯息,都是焦急询问关于地震与海啸,最让人困惑的是核电厂爆炸一事。伊藤立刻打开旅馆房间的电视机,快速了解这场灾难的严重程度。

接下来几个小时在模糊不明中过去,日本大部分地区的网际网路似乎仍然顺畅,但是行动电话不通,伊藤首先尝试打电话给东京市郊家中的妻子,该地区安然度过地震与海啸,损坏或伤亡轻微,但他的老家在离福岛核电厂不远的沿海地区。波士顿这晚过去,早晨在大风大雨中到来,伊藤未能联络上他的妻子,当天在媒体实验室还有13场面谈。他利用各场面谈间的片刻空档,透过电子邮件、线上聊天室与Skype电话来追蹤亲友。一整天下来,可得知两个事实:其一,伊藤关爱的所有人都安然无恙;其二,他现在是最有望接掌这个实验室的人选,但他没有多少时间去思考职涯前景。

地震袭击当时,所有身在海外的日本人都有种倖存者的内疚不安感,伊藤的广大飞行常客朋友热议的一个话题是,返回地震过后交通陷于一片混乱的日本,或是留在身处当地做能做的事,何者帮助较大?大家很快就聚焦到一个让人不安的疑问上:究竟有多少辐射物质外洩、排放与飘散至何处?东京电力公司与日本政府仍遵循过时且最终自我挫败的剧本,几乎未发布任何资讯。伊藤与友人决定自行研拟因应计画。

几天内,一群志工与顾问从线上的交谈中崛起,这些人形成后来创立的辐射监测网站Safecast的核心骨干,他们的首要行动是尽可能取得愈多检测辐射量的盖氏计数器,日本莫尼克斯证券公司常务董事法兰肯(Pieter Franken),洛杉矶创业者波纳(Sean Bonner),全都试图购买更多的盖氏计数器。但是,海啸发生后的24小时后,已经几乎不可能找到这种器材,部分是因为加州与华盛顿州的居民忧心辐射物质会飘散至美国西岸。

该团队如果想取得足够的盖氏计数器,以正确解读出受影响地区的辐射量,就势必得要自行製造。波纳提供与东京骇客空间和克里斯.王(Chris Wang)接洽的人脉管道,伊藤多年的好朋友、拥有MIT电机工程博士学位的硬体高手黄欣国也加入这个行列。

四月中,团队成员抵达福岛,一週后开始测量辐射量。他们很快发现,同一条街道两边测出的辐射量可能大不相同,但广大地区的测量数字可以用来平均。约六个月后,该团队发现,一些撤离居民被送往的社区,当地辐射量比他们原居住社区的辐射量更高,日本政府测量的数据大多使用直升机在空中测量,似乎比志工测量的数据更不準确。

团队既然已经开始蒐集资讯,就需要一个传播资讯的方法。北卡罗莱纳州的工程师哈斯拉(Aaron Huslage)介绍伊藤认识阿瓦雷斯(Marcelino Alvarez),后者位于奥勒冈州波特兰市的网路与行动公司Uncorked Studios建立了一个汇集辐射量数据,并绘製分布图的网站。Lotus Notes开发者、前微软首席软体架构工程师奥兹(Raymond Ozzie)志愿贡献其资料分析专长,他把「Safecast」这个名称与网址移交给这项计画,同时建议把盖氏计数器安装在车上,可以比手持方式能更快速蒐集到更多资料。

这下,万事具备,除了在群众募资平台Kickstarter上募集到近3万7千美元,还有来自LinkedIn创办人霍夫曼、数位车库公司与骑士基金会的赞助,Safecast开始部署盖氏计数器,蒐集日本民间科学家提供的资料。截至2016年3月,这项计画已经蒐集了超过5千万笔资料点,全都在创用CC「公众领域贡献宣告」下提供无偿使用。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不仅使用Safecast资料库来了解福岛第一核电厂的辐射外洩扩散情况,也用来了解平常各环境中的辐射物质量,这些资讯,让科学家和大众在万一发生其他核子事故时,有一个实用的参考基準。

Safecast的案例,显示一种明显更有效率的智慧资本与实物资本组织方式:在需要时,从参与者的人脉中拉进资源,而不是在平日储存物质与资讯。对既有厂商的经理人来说,拉力策略有助于降低成本,增加应对快速变化环境的灵活性,最重要的是,可以重新思考工作的执行方式,激发创造力。

(本文摘自《进击》)

从福岛311震灾后的民间动员,获得面对未来趋势的法则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