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爱生活 >价格高企 贼人垂涎棕果频失窃园主亏大本 >

价格高企 贼人垂涎棕果频失窃园主亏大本

2020-06-17

价格高企 贼人垂涎棕果频失窃园主亏大本
报道/摄影:林凤莉 价格高企 贼人垂涎棕果频失窃园主亏大本

园主挖深沟设路障,治标不治本,偷果贼屡屡破坏继续偷割。

油棕果自4年前高价至今,双溪比力油棕园偷果事件就一直发生,即便园主已想尽办法防范及在事发后报案,偷果贼照偷不误,窃案一再发生,让园主亏大本!

该村从5园至24园和甘榜乌鲁楚楚交界处,85%芭地都是油棕园,油棕也可说是村民主要经济来源,惟偷果事件屡见不鲜,近期更到了变本加厉的地步,令许多早前持息事宁人态度的小园主也忍无可忍,纷纷向村长投诉,中招者也在面子书帖文,反映遭遇和分享建议。

“十人团”结伴干案

偷果事件不分昼夜,其中在偏僻、人烟稀少的峇眼干地带和泰隆园较为猖狂,中招多次的园主在芭地理围篱笆、挖深沟、设路障等都无济于事。

园主说,偷果贼有单独行事,也有“十人团”结伴干案,当他们受到芭主责问,有的竟轻描淡写说是来抓四脚蛇打松鼠,有的则直接挑战说只是割一点果而已,然后大摇大摆在芭主眼前离开。

另外有偷果贼看见芭主到场巡逻,就坐在隔壁芭地抽烟等待时机,芭主不离开,他们就按兵不动,就这样抽烟聊天,由下午1时到傍晚6时跟芭主拖延时间,最终天黑了芭主只好回家,岂料次日到芭里查看,成熟棕果漏夜被狂徒偷割,欲哭无泪。

偷果贼肆无忌惮,芭主苦无证据,无可奈何只能自认倒霉。

价格高企 贼人垂涎棕果频失窃园主亏大本

切割油棕果的弯刀可驳接至70尺长作为攻击武器,严重威胁人身安全,小园主不敢贸贸然和偷果贼正面交锋和对抗。

怕被弯刀架颈园主不敢拍照留证

园主也曾想过拍照证明有偷果贼,不过他们说,坚硬笨重的油棕果只需弯刀一勾就掉落,若架在小园主的颈项,人头随时落地,所以碍于个人安全,还是不敢轻举妄动和冒险,只能远远了望,要拍照留证谈何容易?

中招的园主说,早前他们会去报案,警察也到芭场拍照,结果都是不了了之,偷果现象依旧没改善。

有小园主报了几次案后,对警察失去信心,有者消极到极点,不想辛苦经营的油棕果血本无归,想把油棕园卖了,眼不见为净!

如何杜绝偷果事件,成为园主的当务之急要解决的事,多名受害小园主建议大家合资聘请警卫看守巡逻,甚至有人建议申请猎枪,因为即使围上篱笆、重复设路障都遭破坏。

有者呼吁收购商拒收来历不明的油棕果,小园主则守望相助,发现可疑人物和行径即相互通报提防。

价格高企 贼人垂涎棕果频失窃园主亏大本

蔡志雄劝请小园主频密到油棕园巡逻和带刀防身,尽力拍照取证。

蔡志雄建议园主多巡逻带刀入园

双溪比力村长蔡志雄受访时证实接获超多小园主投诉,大吐苦水。

“早前园主为息事宁人选择不报警,如今偷果情况一发不可收拾,小园主不再沉默。”

他说,受害小园主要到警局报案,以居高不下数据说明偷果行为严重威胁园主安全和生计,引当局关注积极采取防范措施。

“我已着手收集相关资料和证据,向上级等相关单位反映;较后将联同警方等单位拜会当地村长寻求协助警告偷果贼,重犯即秉公处理。”

他计划召集村内油棕小园主与警方对话和请愿,希望当局正视偷果事件,同时指示收购商全方面配合与协助,拒收非小园主送来的棕果。

他也建议园主砍果前几天多到芭地走动巡逻,并带刀进入棕园,清理杂草枝干,最重要防身和尽力取得偷果证据,他相信大家全面配合,有助防范偷果。

园主蔡崇毅:围篱笆也没用

偷果情况一直发生,每月都会发生,只要有熟果就会遭殃,即使是把油棕园围上篱笆也防不胜防,他们会选在大清早园主进芭前干案。

我们也面对取证困难,偷果发生后我们才知道,已人去园空,没有确凿证据,报案只是纸上谈兵,警方没实际行动捉拿偷果贼。

小园主的油棕园,面积一般为5亩,每月可收割2至3次,每次采果约2吨,总值近千元。

家人和亲戚的油棕园多次中招,我们想试过围篱笆、挖深沟、设路障等都无济于事。成果被偷割,我们还要负担施肥、除草、清理、修剪枝叶、劳工等费用,对常被偷果的小园主可谓雪上加霜。

希望当局及各单位采取有效措施杜绝偷果恶行,包括收购商拒收来历不明的油棕果,同时小园主必须守望相助,发现可疑人物和行径即相互通报提防。

园主余清贵:与其他园主结伴

去年底,我发现油棕果被偷后非常难过,一家人都靠油棕芭的收入维持生活。因此我在棕果收成4至5天前,就频密到芭里巡逻,每天2次风雨不改。

我巡逻时都带长刀,清理树枝杂草,必要时可防身当武器。小园主如担心安全受威胁,可以2人或多人结伴同行。

我觉得频到芭里走动可制止偷果贼动歪脑筋;自从上次被偷果到现在,约一年了,我的油棕果没被偷。

据观察,偷果贼多选择在下午和下雨天动手,如果是很少打理油棕园的外地芭主,整个油棕芭的熟果都会被偷割,约3吨重的棕果就这样让偷果贼占为己有。

园主叶理光:窃贼用牛车运输

家人和亲戚有好几处油棕芭常被偷果,我们多次到警局备案,始终没进展,每次问起都叫我们等,最后不了了之。我们对当局办事能力大失所望,报案只是多添麻烦而已,最后放弃报警。

我记得在油棕好价时,即每吨670令吉的时期,偷果行为特别猖獗。他们选择在芭尾偷割棕果,由于油棕树大枝叶密非常隐蔽,在外张望很难发现他们;他们的用牛车运送油棕果,团伙干案的就用2至3吨的小罗里拉到收购商处变卖或以低价通过贪小便宜的小园主脱手贼赃。

园主黎己亮:路障屡被破坏

我家的油棕芭被偷不下4次,我也做了路障,根本阻止不了偷果贼,他们干脆破坏路障进入偷割棕果,花钱做了几次路障都被破坏,真有心无力。

我发现有陌生人在芭园走动时和查问时,他说是放牛的,没其他企图;我认为,部分偷果贼假借放牛为藉口,在油棕园巡逻寻找目标,趁园主不在时偷割棕果。

没有确凿证据,我们也无可奈何,发现被偷果后只能自叹倒霉!

每位小园主都有收购商代为申请的售果执照,我认为收购商应该秉持商业道德,拒绝收购非法得来的棕果,以制止偷果行为。

报道/摄影:林凤莉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