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爱生活 >余文乐潇洒谈感情只因被逼 >

余文乐潇洒谈感情只因被逼

2020-06-17

余文乐潇洒谈感情只因被逼 不用万念俱灰,只要一念无明,就够让人弃绝生命。这是香港电影《一念无明》让人不经意记住的感触。这齣电影去年在金马奖就很有存在感地入围三项、获奖两项(最佳新导演、最佳女配角金燕玲),连最后没拿下最佳男配角的曾志伟,都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饰演男主角的余文乐,却是直到今年香港金像奖入围名单公布了,才终于扬眉吐气,迎来入行15年最接近「影帝」的一个Moment。想当年,他的大银幕代表作是在《无间道》中饰演影帝(梁朝伟)的少年时期。「少年影帝」熬到熟年,哪怕是万人拥戴,一夜无眠时都是寂寞的。
 

二十几只手机开着录音功能递往余文乐,他笑咪咪接下,在桌上一一排好,像夜市摊贩的老闆。「来来来,还有没有?」「这好像坏了,是谁的?有一个在Play的?」他拿起其中一只,另一个时空的说笑声从他手里穿出来,一位记者害羞跑上前,嘴上忙说Sorry,余文乐像个大男孩笑开嘴角:「妳把昨天去玩的录下来了?」

他一派轻鬆,好像被二十几支枪管指着的史杰克船长,可能转个身还有余裕把玩自己的海盗帽,可惜余文乐只轻鬆了这一下下。

为谁忧郁 为谁忙

在电影里,余文乐演绎一名忧郁症患者,躁郁起来就滔滔不绝,绝望的时候半个字都说不出口,狂喜暴怒无常,毫无帅气可言。

记者问他有没有类似的忧郁经历,他大方说这是职业病,但又戴上面具不直接面对问题:「每个演员或多或少都会有情绪上的问题,因为演员都在玩弄自己的情绪,要开心,也要突然不开心,或突然喜怒哀乐,起伏得比一般人多。」

「我也忘了哪段时期,反正在这个职业里面,其实远比大家想像中困难,首先你要有机会,机会来了以后你要把握,把握完以后就算受欢迎,也会有受欢迎的问题出现,一路都会有问题出现。因为在一个高压的工作环境,工时比较长,还要一直玩弄自己的情绪,或多或少都会…」

即使他说得恳切,但战场上注定有枪会响…「你最近应该比较好吧,事业爱情两得意?」有记者开枪问了。

他还是挂着礼貌的笑容:「跟私人反而没什幺关係,工作该辛苦的时候,你也避免不了,要看自己怎幺看待压力这件事。因为有的人…我觉得我以前控制得不好,我不知道怎幺把这个压力宣洩出来,就会憋着憋着,(别人)一点就会爆炸。现在我会让自己缓一下,可能以前我一年要拍六到七部电影,同时在拍两部到三部电影的时间很多,所以我特别会…情绪上有问题。」

「你会怎幺爆炸?」

「ㄜ…我会睡不着,我很想睡但我睡不着,然后我就…一路酱子的话,就会出现问题。」

虽然所有人都想知道更多余文乐失眠的细节,但他技巧地继续说:「现在我不会再一年到头轧戏,拍的片子也比以前少;一方面是每个来(找我)的导演的要求都比以前多,需要的时间也比以前多,我专心拍一部电影的时间多了,就不会被干扰,这样会好一点。」

余文乐潇洒谈感情只因被逼

余文乐不擅长说自己,有些小动作透露他的防卫心。

若无其事 谈感情

摊开余文乐的年表, 出道十五年, 演出九部电视剧、五十四部电影,作品等身,而他两年前还自创服饰品牌,一切亲力亲为。

来台宣传电影的这天,他戴着眼镜,仍挡不住眼神中的疲倦。油亮的捲髮意兴阑珊趴在头上。

专访时问他,有没有想过给自己长一点的时间休息?他呵呵笑,连笑也很疲惫。「常常会想啊!但…你在做事的时候,你背后的人也在做事、在为你付出,你不可能(叹)说走就走…这样子就不太负责任,好像浪费了很多人的心血。」

余文乐用还债的口吻,没有灵魂地说着。如果当年没跟梁朝伟分饰「陈永仁」的角色,是不是就可以躲过「出来跑,迟早要还」的命运呢?

有记者问他,是不是因为工作减量了,才能好好谈恋爱?他终于反击:「我知道你很想知道我恋爱的事情,但我只恋爱三个月,哈哈哈哈所以,应该跟这个没关係!」

以往很少承认恋情的他,这次态度很正面,连夸张大笑都真的很得意。

「我都三十五岁了,无所谓!」他说得潇洒,让人以为他找到结婚对象了,但他否认。「是被逼的,都被拍到了哈哈哈哈。」

话虽如此,年初他公开认爱后,却有偏激粉丝口出恶言,让他在IG上痛心写下:「我知道我是公众人物,但我生活的每一步难道真的需要每个人评审过,我才能走吗?」

再提起当时的语重心长,他已云淡风轻:「我不是喜欢吵的人,也不喜欢讲太多,所以他们怎幺想就怎幺想,反正就是让它过去就算了。」

一旁宣传人员跳出来要求记者们把问题集中在电影,余文乐还是笑嘻嘻,一连说了五次没关係。没关係真的没关係,若无其事才是最狠的答覆。

专访时他说,入行最初几年会有想离开的念头。「我二十岁就出道,在一个压力相对大的地方工作,会有不喜欢的时候。」

余文乐潇洒谈感情只因被逼

面对媒体问到他近日公开的恋情,他若无其事一笑置之。左为导演黄进。

与其失控 宁失眠

但他终究留下来了。「主要还是…不想酱子离开,好像是我自己放弃这个东西。我觉得…就算要做出任何决定,要先把事情做完以后,做好了以后再确定,会比较好一点点。」他大笑时可以很豪迈,答题要讲到自己时,却远远避开浮夸。要看他失控,只能去看电影。

他这样形容演失控戏:「就好像打拳击一样,噔噔噔,你被放出来,打打打,打完,你就喝水啊,擦汗啊,哈!哈!哈!(喘气貌)时间到!你又出去打,你不可能在休息的时候还跟教练聊天,不会的。」

就好像专访时间一到,他从休息室走出来,一边伸展双臂,同时把一口巨大的叹息伪装成深呼吸。

类似的问题他已答了一整天,我提议来玩个心理测验,他眼神空洞地点点头,经纪人却连忙挡驾:「还是直接问问题吧!」他依然点头。也许,他已经习惯在白天梦游,一个人失眠,全世界真的会跟着失眠。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