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爱生活 >压力大常失眠‧3棘手官司逼死律师 >

压力大常失眠‧3棘手官司逼死律师

2020-06-22


(槟城)着名的人权份子,也是民政党槟岛前市议员颜德志律师在週六(6月19日)自杀寻死。他的妻子说,丈夫在2个月内曾多次向她透露,手上有3单民事诉讼案件即将审讯,在处理这些案件上让他感到辣手,因而心情烦躁。只不过,她万想不到,丈夫竟会趁着家人不察,径自从酒店8楼跃下,走上不归路。死者颜德志是槟州着名律师。他于週六下午从市区一间酒店跃下坠楼身亡。死者妻子今日(週日,6月20日)也证实,丈夫确实无法承受工作压力而自寻短见。死者遗孀陈爱沄(57岁)表示,丈夫在过去2个月内曾向她透露,3件民事诉讼案件即将再次审讯,在处理这些案件上让他感到辣手。看图表寻自杀地点她说,虽然死者已将律师楼交托他人管理,而处于半退休状态,但他还是律师楼的顾问,所以还是会到律师楼或法庭巡视。“德志为了处理手头上的民事诉讼案件,这2个月期间他时常失眠,也因为精神无法集中,而暂时放下了他喜爱的羽球。”她表示,她看着丈夫工作近10年来,特别是近这2个月期间所面对的压力很大,为了协助丈夫疏解工作上的压力,她时常陪同丈夫一起到植物园跑步,然而死者生前也有静坐的习惯。她说,事发当天早上德志要求她载送他到律师楼处,当时他们在律师楼逗留了近2个多小时,直到下午他们才到事发地点的酒店用午餐。她指出,原本他们约了一名友人共同聚餐,可是该友人必须赶往会议而没出席餐会。她表示,在用餐后死者向她表示要上厕所清理衣物,惟她在酒店餐厅内等待多时都不见死者回来,直到她接到酒店通知死者被发现毙命在酒店后巷。“据了解,德志是在该酒店8楼的行政房间处坠楼,在事发前有人看到他在酒店阅读酒店楼房图表,因此家人不排除他是在寻找自杀地点。”妻轻声呼唤陪夫遗体回家天下之悲莫过于疼爱自己的伴侣先比自己快一步“离开”这世界,陈爱沄强忍泪水直到丈夫遗体从太平间领出的那一刻,望着丈夫遗体的她,轻声的唤着丈夫回家。10这些年来跟随丈夫出双入对的她,在灵车準备将丈夫遗体运回家的一霎那,她毅然决定陪伴在侧,陪伴着丈夫回家。死者颜德志的妻子在寿板店员工,为丈夫进行穿衣仪式时,不放心的她一直要求寿板店员工帮丈夫穿得整齐好看。现任妻子是一生最爱颜德志生前曾向妻子陈爱沄说,他一生最爱就是她,对其爱更胜前妻,因此夫妻两人时常出双入对,形影不离。“我们认识10年、拍拖8年,在2年前德志向我求婚,由于他很疼爱我,所以我被他的诚意打动,与他在2008年结婚。”她指出,死者无论到哪里都一定要她负责载送,所以基本上他们夫妻大多时间都是在一起。她表示,没有儿女的丈夫在婚后将她4名儿女视为亲生儿女般疼惜,不但如此,丈夫还供其小女儿就读理科大学硕士课程。卸任市议员后淡出政坛陈爱沄週日上午在太平间办理认领遗体手续时,向记者如是表示。死者的遗体将会运回弗蒙特路设灵柩,并在週三(23日)上午11时许举殡。她表示,死者生前除了吃蔬菜果类及海鲜类之外并不吃肉类,因此家人每次的家庭餐会都到海鲜餐馆聚餐。週日早上经院方解剖后证实死者是由高处坠落,导致身体多处重伤而毙命。同时,警方也将案件列为突然死亡案处理。这宗名律师颜德志坠楼自杀案件于週六下午2时30分,发生在市区一间酒店后巷。66岁的死者颜德志也是创办国民醒觉运动(Aliran)的人权份子,他在较早前卸任市议员后即淡出政坛。向妻说最后一句话:上厕所清洗咖哩汁死者妻子陈爱沄说,死者最后向她讲的话是,他要去厕所清洗沾上咖哩汁的衣服。“德志在用餐后向我表示要上厕所清洗沾上咖哩汁的衣服,当时我没有想到他这一离开,会是我俩夫妻的永别。”她说,丈夫在事前完全没有任何自杀的迹象,甚至是交代任何遗愿,如果她知道丈夫的离开并不是去厕所而是去自杀,那幺当时她一定会陪伴丈夫的身旁,不让他做傻事。为人公正被称“包公”颜德志为人清廉而且公正严明,因此他在法律界获得“包公”雅誉,奈何这个名声背后却让他背负着承重的压力。死者妻子陈爱沄说,德志很聪明而且头脑也很好,他在处理民事诉讼上俨如包公,但是一向追求完美及公义的他,却因长期压力之下,而患有高血压。“德志很喜欢上法庭处理案件,他比较不喜欢坐在办公室内处理文件工作,就算他处于半退休状态也好,他还是会到律师楼走走看看。”因工作压力取消旅游死者颜德志原本计划在今年5月尾与爱妻及继女一同到欧洲旅游,家人已经预订机票及酒店,惟死者在出发前因为工作压力,而取消行程。“德志无法放心即将再次审讯的民事诉讼案件,因此他向家人透露无法安心畅游,盼家人取消行程。”陈爱沄说,丈夫曾到澳洲参加侄儿婚礼,非常愉快。原本死者计划在今年的5月30日开始知道6月14日,与她及女儿一同去畅游欧洲。死者未向胞弟说心事死者胞弟颜林德贤(50岁、会计师)指出,他最后一次见到死者是在週四午餐时间后,当时死者并没有向他透露任何心事,之后他就去了吉隆坡,直到週六下午3时许,他才接到嫂嫂通知哥哥坠楼的消息。“我相信哥哥因为无法承受他专业领域上的压力,而一时想不开自杀,绝对不会是涉及其他如寻仇等事件。”他说,因为死者除了接受委托处理民事诉讼之外,其余的刑事案件及毒品案件等,他向来都不接受处理。他指出,死者在14年前开始将律师楼交托他人管理,而本身则担任顾问一职。但是,近来有听闻哥哥为了处理3件民事诉讼案件而感到压力。他表示,死者在坠楼的3天前曾经做全身医疗检查,而且医疗报告显示,死者身体各机能都很好。‧2010.06.20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