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爱生活 >另一则,我的军中笑话 >

另一则,我的军中笑话

2020-06-23

另一则,我的军中笑话

终于,我要揭晓三十多年前那场国中的「军歌比赛」,害全班输到脱裤的祕辛。

那时我就读一所同时附设高中部与国中部的私立中学,国二,我记得,教官意气风发,隆重的办了这场盛大的比赛(应该是在党国时期,帮校长在党部里建功,我后来想)。

为此,全校都「军备」了起来,只要一有空档,这里一班,那里一班,如火如荼的排队型,踢踏步,练合唱。大热天里,小小娃儿把个大人的军歌唱得震天价响,个个脸红大汗,无人倖免。

「九条好汉在一班,九条好汉在一班,说打就打,说干就干,管他流血和流汗,管他流血和流汗……」
「夜色茫茫,星月无光,只有砲声四野迴荡,只有火花到处飞扬。脚尖着地,手握刀枪,英勇的弟兄们,挺进在漆黑的原野上……」
「我爱中华,我爱中华,文化悠久物博地大,开国五千年,五族共一家,中华儿女真伟大……」

这唱的是什幺跟什幺?每天在三角函数、元素表和牛顿定律中,挣扎而生不如死的我,实在很难融入歌词中的「打干」情操。反正就是卖力吼,使劲的踢步,向左转、向右转、向后转,立正稍息,原地踏步走,不必去思想……

身为班长的我被老师指定为指挥,负责在全班面前喊口令,并挥舞节拍。使命必达且责任感超级重的我负此重任,自然是压力沈重,眉头深锁。

我们班导大概见我焦虑难安,想要安慰我,又或许是为了鼓舞士气,把我叫到办公室,当场卜了一个卦给我看。
教国文的她,煞有介事的把阴阳五行,天地玄黄说了一堆。结论是,她露出美白大门牙,眉飞色舞说:「这是很好的卦,你去跟同学讲,大家要有信心,很可能会得第一。」
我转忧为喜,士气大振。
她还说:「老师没当过兵,不太懂其中的诀窍,所以我请化学老师来指导你。他刚退伍不久,又当过陆军排长,他说他有绝招,可以让我们班在茫茫班海中异军突起,与众不同,获得评审的赏识而获得高分。」

班导的手一招,化学老师过来了。

他问我:「你上场整好队后,要向评审们敬礼,并报告人数。你要怎幺报告?」
我回想导师给我看的比赛办法,说:「比赛办法中写的是:『某年某班报告,本班人数共有多少人,指定歌曲是什幺,自选曲是什幺,报告完毕。』」
「不,不,不。」化学老师连连摇头,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我来教你最专业的。」
他有颗大喉结,一边说话,那喉结一上一下的震动着。

「部队里面是这样讲的,本班『应到』多少人,『实到』多少人,不讲『共有』多少人。你如果学我样讲,台下那些教官评审会觉得很亲切,还没开唱比赛就一定先加分。」
「好。」我开心的答应,并且赶紧去向同学报喜。
果然大家欢声雷动,彷彿真的获得了冠军。但于此同时,我对于化学老师教的东西感到有些陌生与困惑,那个什幺到的,什幺到的,实在不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用语,讲起来怪彆扭的。
不过,既然我们会赢,那还有什幺好担心的,认真练习唱歌、踏步就对了,我也不去细问化学老师了。

终于比赛的日子来临了。

我班整理好部队,在导师闪闪目光的祝福中,意气风发的迈入场中央。
部队踏定,我转身向评审敬举手礼,扯开喉咙大叫:「国中部,二年丙班报告,本班……」
此刻我突然语塞,因为那个平常用不到的「什幺到」、「什幺到」的,到底是什幺意思?我如果莽撞的讲出不懂的字眼,会不会讲错呢?万一讲错话,那不是毁了?

「本班……本班……」

台下见状骚动起来,同时我听到身后有杂音,那是班上同学在叹气,还有人紧张的暗叫着:「班长,快讲啊!」
评审们交头接耳,一双双大眼睛恶狠狠的盯着我,我慌张起来,头皮发麻。
这时突然福至心灵,脑海中出现化学老师那颗大喉结,那一抖一抖的大喉结。

我恍然大悟,兴奋的脱口而出:「本班的『阴道』有五十人,本班的『食道』也有五十人……」

对了!这则真实的笑话,最适合搭配同样具备党国遗绪的某县长出场。可惜他一出场就死了,还死得非常悽惨——是的,油桐花咖啡杯。

Photo from Flickr CC Robin

《瞎掰旧货摊(十一):油桐花咖啡杯》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