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爱生活 >各界点睇「网络23条」各界点睇「网络23条」 >

各界点睇「网络23条」各界点睇「网络23条」

2020-06-24

各界点睇「网络23条」各界点睇「网络23条」

讽刺时弊或收口
对于「网络 23 条」重临,Cuson 直言对创作有一定影响。「不少作品的笑点都来自大家的经典回忆,例如周星驰电影。透过现实情况,勾起过往回忆去引发笑点。万一这版权条例草案获通过,起码日后这类创作不能再畅所欲言,变相创作题材受限。」

各界点睇「网络23条」各界点睇「网络23条」  

插画家/ 漫画家 Cuson Lo

他特别指出,「网络 23 条」建议政府可向侵权者刑事提告,亦即绕过版权持有人,直接起诉,不像现在的民事诉讼。「要负上刑责,变相限制了创作者的言论,以后创作时要小心考虑内容,才会发表作品。」

「面对现实问题,尤其我经常发表讽刺政府漫画,日后可能属高危人士,随时被警察监察,作品涉嫌侵权便登门拉人。若是这情况,相信大家的创作亦会收歛。」

各界点睇「网络23条」各界点睇「网络23条」  

香港消费电子联盟主席 方保侨

界线要定得清晰
「网络 23 条」现时最大的争议,方保侨认为,主要来自条例定义混乱。「即使政府提出修订草案,加插获豁免部分,亦未能让网民清晰了解侵权、不侵权的界线。结果造成公众过份担心。」

方保侨称,版权条例不宜定得太宽鬆,保障不了版权持有人,但同时要留有空间,否则扼杀创作。「网民担心二次创作容易越界,最简单定义是用作商业用途赚取收入,没徵得版权人同意便侵权。不过草案却没有清晰分界。」

他指出,版权持有人跟网民之间没有敌对,有时让别人二次创作或有更大迴响。「正如几年前南韩 PSY 的歌曲《江南 Style》,录得破纪录的点击率,正是任由网民二次创作,原片反而吸引更多人收看。」

「版权条例的修订草案应在版权持有人与创作人之间找到平衡点,把界线定得清晰。」

:网络 23 条 出事位逐个睇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