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爱生活 >同婚登记首日 台湾、澳门伴侣失落盼不被遗忘 >

同婚登记首日 台湾、澳门伴侣失落盼不被遗忘

2020-06-24

同婚登记首日 台湾、澳门伴侣失落盼不被遗忘

台湾今天正式开放同婚登记,许多同性伴侣收到结婚书约时感动落泪,但来自澳门的男同志梁展辉与台湾籍伴侣丁则言到户政事务所登记,收下的却是一份「待处理函」,宣告跨国同性伴侣的婚姻平权之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31 岁的梁展辉与 27 岁的丁则言认识、交往 4 年,今天携手到高雄市新兴区户政事务所登记结婚,梁展辉透过电话告诉记者,户政机关并没有当场拒绝他们,而是给了一份「待处理函」。函中解释,内政部已于 13 日,就国人是否能与来自 26 个同婚合法国家、地区以外的外籍伴侣登记结婚一事,询问司法院、法务部及大陆委员会意见,但还尚未有结论。

与台籍男友成家希望落空,梁展辉难掩失望地表示,与另一半「期待许久的彩虹尚未来临 」。

现行法规规定,台湾民众只能与来自 26 个同婚合法国家的外国伴侣登记结婚。

立法院长苏嘉全 17 日敲槌宣布三读通过同婚专法,当时与男友在立院场外的梁展辉心情五味杂陈。「一方面觉得很开心,特别是我们那个角度看得到祁家威在台上摇旗子,他奋斗了 30 几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但另一方面又觉得,我们还要继续走下一条路。」

梁展辉回忆,当时现场欢呼声震耳欲聋,挺同群众「哭的哭、抱的抱」, 但他身旁其他跨国伴侣却多是低头静默。「突然觉得好像两个世界,身边在欢呼的这群人、这个时间点,与我们无关。」

跨国伴侣暂时无法结婚一事虽成事实,但脸书上关于法案通过的相关贴文、国际媒体的大幅报导、以及来自家人朋友的「恭喜」讯息,都让梁展辉觉得这个事实「很不真实」。「我有时会误会,其实 5 月 24 日我们就可以结婚,我们会跟大家一起「高高庆庆」,跟这片土地的人一起迎接婚姻的生活。」他 20 日在脸书上感叹写道。

目前主管台湾国民和香港、澳门及其他国家人士跨国婚姻的法律是「涉外民事法律适用法」,中国人民则适用「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係条例」。涉外法第 46 条规定,必须符合双方本国法律规範,婚姻才能成立。换句话说,除非外国人本国也承认同性婚姻,否则无法与台湾伴侣在台登记。

时代力量党团曾在法案审查时提出修正动议,希望同志伴侣可不受该条文规範,但动议 17 日在立院以 84 比 6 的悬殊差距遭否决。

丁则言近日接受中央社记者访问表示,他在 2015 年认识男友,当时对方在台湾旅游,两人进而交往。他说,由于分隔两地,交往前两年两人相处时间甚少,只能轮流飞去对方城市。因爲同志身份,两人无法像远距离异性伴侣一样,能藉由结婚移居至对方的国家。

丁则言说,他曾试着在澳门找工作,但当时经济不景气,投出的履历都石沉大海。所幸梁展辉曾在台湾唸书,拥有辅仁大学临床心理学士学位,让他可以向台湾政府申请「HF 169 」居留证, 2017 年 4 月搬来台湾与男友一起生活。

根据内政部移民署规定,「HF 169 」居留证只提供曾来台就学,且毕业后回原居住地工作满 2 年的香港或澳门居民申请。

梁展辉抵台不久,司法院大法官即做出第 748 号解释,要求主管机关在解释公告后 2 年内,修改相关法律保障同性婚姻自由。丁则言透露,两人交往 1 年多就有结婚打算,但碍于当时澳门跟台湾都不承认同性婚姻而作罢,两人直到大法官解释下来才重燃希望,决定在修法后随即结婚。

梁展辉与男友迅速在当年 9 月就拍完婚照,并开始他们的「婚姻见习」生活。两人共同在高雄经营一间甜点店,由梁展辉担任甜点主厨,而丁则言负责行销工作,他们并一起住在离丁则言父母家走路不到 10 分钟的地方。

原本害怕跟父母出柜的丁则言,也为了要与男友结婚,选择在去年 11 月公投后,跟爸妈坦承自己的性向。丁则言说,家人一直都怀疑他是同志,但从来没有点破。「我国三跟一个交往中的男生吵架,回家后情绪不好,妈妈当时心里就怀疑我交男友,但是不想承认,所以只说我价值观有问题。」

直到行政院今年 2 月公布专法草案,梁展辉才惊觉,跨国伴侣议题没被纳入。「因为想跟信奇 (丁则言的绰号) 结婚,我把法律都看了一遍,草案出来后我才发现跨国同志伴侣不能结婚。」他表示,他多次发函给相关政府机关询问可能解套办法,但都没有得到正面答案。

绝望之余,梁展辉找到内政部于 2016 年 10 月 27 日,针对「国人与柬埔寨人办理结婚登记」做出的解释令函。解释令函认定柬国婚姻法规对台不友善,台柬配偶要取得柬国结婚文件有困难,符合「户政事务所办理结婚登记作业规定」第 5 点第 2 款第 4 目所称「确有非可归责于当事人事由,无法提出原属国结婚证明文件」,故决议让有共同生活居住事实或育有亲生子女的台柬配偶,得免予提出结婚证明文件。

「这法案跟跨国同志婚姻很像,因为国外不承认但台湾承认。」梁展辉解释。他表示,由于他与丁则言有共同生活事实,符合上述解释令函的婚姻认定条件,所以仍决定在同婚上路首日,到户政机关尝试登记结婚。

梁展辉说,他希望手中的「待处理函」,能早日换来一份正式的「结婚登记证书」。他也呼吁政府能尽快修法或以行政命令,来弥补专法不足之处,确保跨国伴侣能享受相同的权利与保障。

他表示,有些在台生活的外国同志,他们的国家仍视同性恋为违法甚至可能处以死刑,希望台湾政府能让他们免于活在恐惧中,不需再害怕被迫与伴侣分开、返回母国面临刑期。

丁则言则认为,跨国同志伴侣其中一方也是台湾人,应该也要获得相同的婚姻权利。 「希望他们 (立委)不要忘记我们。」。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