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爱生活 >同婚过后,持续理解 上》结婚一定有风险,公证有赚有赔:爸妈也 >

同婚过后,持续理解 上》结婚一定有风险,公证有赚有赔:爸妈也

2020-06-24

同婚过后,持续理解 上》结婚一定有风险,公证有赚有赔:爸妈也

左起李爸爸、小天、江爸爸与江妈妈

台湾同性婚姻法案于2019年5月17日在立法院通过三读,成为亚洲首部专法。不论结果是否尽如人意,皆可视为同志伴侣权益这漫长道路上的一大步。许多好消息的曝光,令人振奋。但有许多不一样的故事,提醒我们这条道路的艰难,社会还需更多理解,我们必须持续地讨论。

特别规划了「同婚过后,持续理解」专题报导,从同志父母的出柜实例与同志议题的出版,邀请读者再次相聚,共同关注同志家庭的生命现场。

同婚法案三读当天,立法院外集结了上万名挺同民众,男同志小天与家人举着「我们是同志的父母」布条,在雨中迎来放晴后的彩虹。看到这张布条,阅读誌递出了名片,促成了这场难得的同志与父母一同现身的採访。

时间快转至今日。欢欣气氛来不及褪尽,却有新闻报导指出,目前已有2对结婚未满月的同志离婚。主因是尚未调适好进入婚姻的心理状态,同时也没有与双方父母取得共识。

法律保障了权益,却保证不了幸福。同婚法案通过,像推倒一张骨牌,旁人以为都将开展出一幅百年好合春暖花开,唯有局内人知晓,仍有更多问题必须一起面对。

首当其冲,便是同志的父母。他们也许接受了孩子性向,可是一旦孩子决定步入婚姻,父母本身也将面临对自己家族、朋友出柜的抉择。

「我是同志」和「我的孩子是同志」,后者,或许更难开口。

有着家人力挺的小天看来幸运,其实他与父母都各自努力了数十年,才换来并肩仰望彩虹的一日。现年37岁的小天有两个家,一边是亲生父母(江爸爸/江妈妈),一边是养父(李爸爸)。两边家庭,各自承载了小天一半的人生。

这天,小天与李爸回到江家,聊聊这条颠簸路途,他们如何从不解走至相互扶持。


同婚过后,持续理解 上》结婚一定有风险,公证有赚有赔:爸妈也

採访这天,同志小天的父母江妈妈和江爸爸正亲手下厨烧菜,请小天与工作人员一同享用

▇6岁那年,我撒的第一个谎

还未出生前,老天就给小天的性别开了个小玩笑。

江妈妈回忆,怀小天时每次产检都是女孩,生出来竟是个男婴。

更大的玩笑,是小天的性向。他6岁就知道自己喜欢男生,第一个暗恋对象是幼稚园校车叔叔。那时,江妈妈问他以后想娶什幺样的女生?小天说:「我用白雪公主的样子,乱编了一个形象。」这是他对母亲撒的第一个谎。

在江爸爸江妈妈眼中,小天从小就是个不需要人操心的孩子,只是有一点让江爸爸看不惯,「他什幺都怕,打针也怕,男孩子不应该这样啦!」

餐桌上一道葱油饼,是江爸爸自己做的,极富嚼劲,十足硬汉口感。江爸爸白天在油漆工厂上班,晚上摆摊卖葱油饼,最高纪录曾经一天做4份工,养活一家六口。

这样一个每天睁开眼睛就奋力求生的老爸,过去对于同志的认识接近于零,与儿子的关係也十分疏离。「小时候有那种很爱跟女生玩的男同学啦,我们都会笑他娘娘腔,哪知道什幺同志。」聊到这里,宏亮嗓门的江爸爸不自觉放低音量。

同婚过后,持续理解 上》结婚一定有风险,公证有赚有赔:爸妈也

▇母亲:是不是我前世做错了什幺?

小天唸高中时,手机刚开始普及,他每天偷偷摸摸抱着电话聊一整夜;到外地唸大学时也有了过从甚密的同性好友,种种迹象都让爸妈隐隐感觉不对劲,直到小天出柜,终于证实了两人的猜测。

出柜那刻,没有惊天动地的争吵或哭泣,连江妈妈都忘记了当时场景。但接下来父母心迸出的种种问号,才是一波波惊涛骇浪。

寡言的江妈妈说:「那时我很自责,想说是不是我前世做了什幺?」

同婚过后,持续理解 上》结婚一定有风险,公证有赚有赔:爸妈也

嘴上安慰太太,其实江爸爸也没那幺看得开。「我第一个想法是『为什幺会这样?』,不想被人觉得我怎幺生出这种孩子。」

老是训斥小天「男孩子不要扭扭捏捏」的江爸爸,很意外地没有与儿子吵架。

「我们不赞成也不反对,顺其自然,希望他哪天会回归正途。」

▇人生本苦,少一桩是一桩

如果「正途」是与异性结婚生子,那幺当时的江爸爸可能没想过:他人的正途,差点让儿子走上绝路。

小天曾有一段感情,交往后才知道对方刻意隐瞒已婚生子的事实。直到东窗事发,太太离家出走,小天站在前任家神明厅,被前任母亲训道:「你吃素的人,还破坏人家家庭!」

一桩狗血戏码,映射出两款同志困境。若是正途,为何无人不伤。

好不容易得到双方家长的默许,对方却又劈腿,深受打击的小天彻底崩溃了。面前斯文如他,竟曾抓狂至砸毁满屋家具杯盘。灭顶之际他伸手抓浮木,「有天喝了酒才发现,原来酒可以让我不用想起那男人。」而后,他与酒相伴长达5年。

为了餬口疲于奔命的劳工家庭,再不捨也力不从心。是养父李爸爸,接住了不断下坠的小天。当时小天已经过继到李家,而李爸爸无时无刻的陪伴他,上班也待在他身边,就怕小天想不开。

李爸爸讲起话来不疾不徐,讲起那几乎毁灭的5年,他坦言数度失控,却也都及时忍住情绪。「我将小天当做菩萨,他用各种方式考验我,让我不断提升自己。」

小天说,李爸爸是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对他十分骄纵。这份理解不只针对个人,也延伸至同志的普遍困境。「如果不了解同志,一定会把小天赶出去。我没有,因为我大概知道同志心中的挣扎有多剧烈,对外又没有倾诉的管道。」


同婚过后,持续理解 上》结婚一定有风险,公证有赚有赔:爸妈也


李爸爸

对于同志的理解,李爸爸的脚步比多数人早上许多年。

70岁的李爸爸,近五十年前只身到华盛顿唸书,「一下机场,哇,好多黑人,我有点怕。后来跟我要好的同学大多是黑人,当时我就知道,社会是很多元的。」

毕业后李爸爸到纽约工作,同事中有同志,也有少数族群,接触不同文化已是家常便饭,「再说古希腊、中国古代就有同性恋文化,有什幺好不能接受?」

▇如果不认同,可能会失去一个孩子

那5年是一段长征,幸运的是,小天不是一个人。

虽然失控时,李爸爸常常吼:「你不要挑战我的极限!」但一次又一次的踩线,将他撑成了一艘船,承载小天涉过生命最湍急黑暗的险流。

如果李爸爸是船,那幺江爸爸江妈妈就是赤手空拳陪着小天渡河了。

「那次失恋满关键的,让亲生父母看见我生命的处境,明白同志低潮时有多挣扎。所以我想,人其实要学着揭露自己的痛苦。」小天说。

参与了儿子的痛苦,加上专业医师说同性恋是天生的,无法改变,江爸爸终于改变了观念,选择接受小天的性向。

「小天跟我说过很重的话:『你不认同我,可能会失去一个孩子;但你认同我,就会多一个儿子。』我当然不愿意失去他,但我不是因为担心失去他而挺他,而是真心希望他不要走得那幺辛苦。我没办法影响别人,至少我们可以陪着他。」江爸爸说。

▇同志不能拜公嬷,怎幺办?

的确是接受了,也陪伴了,但心里就有一小小块余地,期盼着转圜。江爸爸透露,几年前有个女孩子很喜欢小天,「我满想撮合他们的,但不敢讲啦。这女孩子很不错,我们心里有希望说他会转变。」提起无缘的媳妇,江妈妈眼睛都亮了,很满意的直点头。

其实他们也明白,娶妻生子未必幸福。这年头顶客族不少,媳妇都很做自己,「如果娶个媳妇,对家里没向心力,那我宁可不要。」江爸爸有点激动,「我很重视祖先,人绝对不能忘本。」

可是小天没有下一代拜公嬷,怎幺办?江爸爸顿了顿,「如果祖先有灵,祂会原谅这一切。」

同婚过后,持续理解 上》结婚一定有风险,公证有赚有赔:爸妈也

祖先或可通融,但最难按捺的,终究是人。

小天过去的几个交往对象,碍于工作与家庭观念,往往选择隐瞒性向,小天在对方的世界,永远只是个隐形人。「这种不对称的关係,让我满难调适的。尤其当我试着鬆动对方的家庭,反而造成更大的对立跟断裂。」

他接着强调,同婚法案通过,将迫使更多同志面临类似的困境,以及交往以后,两人对于婚姻究竟有没有共识的问题。

「假如贸然登记了,你怎幺跟父母解释户口名簿上那个名字?为了结婚而结婚,感情反而可能瓦解。法案通过等于是政府给同志一个问答题,如何作答,就看各自选择。」

李爸爸看来,同志最大的困境来自于家庭认同,毕竟「可以换工作,但不能换家人」。小天则提出另一种看法:职场友善度的重要性,有时凌驾于家庭,「职场很直接影响同志生计,有些爸妈不接受,是因为担心孩子丢工作。」

当然,要不要结婚,也不全然取决于他人。「5月17日之后,我才开始思考结婚对我的意义是什幺,当结婚不再是乌托邦,很多未来是可以想像的。如果我结婚,也要尽法律义务耶!那我就会考虑要不要这幺快结婚绑住自己。」

▇父母:从未想过,走上街头的这一天

2016年,毕安生教授轻生事件震惊了同志圈,也让小天跨出舒适圈,开始走上街头争取平权,而父母始终站在他身边。

「收养小天之前,我没想过自己有天会上街头。」李爸爸聊起第一次参加同志游行情景,「气氛和平欢乐,有很多其他国家的人,还有像google、微软的大公司参加,我觉得很棒啊!好多年轻的脸孔,只有我一个老人家。我要让同志看到,长辈也可以支持你们。」

江爸爸的初体验则显得有点不自在,「以前没接触过同志团体,我觉得好奇怪,整场只有我一个白髮阿伯。」已经如坐针毡了,小天还说:「搞不好别人会以为我们是一对……」父子都有点彆扭。但若不是真的靠近了,又哪来彆扭的机会。

家人陪着上街头,梦寐以求的一幕,从不是一天收成。

同志污名根深柢固,唯有比谣言更勤,才有机会洗刷偏见。比如曾经最让江爸爸江妈妈担心的爱滋,经过小天不厌其烦解释,他们才真正放下心来。每当媒体出现同志相关报导,便是最好的「机会教育」时机,「有时候一个家庭要开始改变,靠的是同志本身。」小天说。

而每个同志背后的故事,都能成为强大的力量。

▇父母将为孩子而走的照片,贴到脸书与群组

江爸爸说:「同婚法三读那天我好感动,社会居然有这幺多想爱又不能结婚的人,他们其实都很正常啊,只是脸上贴一堆彩虹旗……叫我贴,我不要。」

大家笑了出来,他继续认真地说:「我觉悟到台湾各个角落有很多同志家庭,既然同志无法改变,那我们就要站出来挺他们。」

站出来,最难面对的恐怕不是社会大众,而是周遭亲朋好友。同婚法的通过,也间接促使父母「出柜」。

5月17日上街头的照片,江妈妈上传脸书,李爸爸则分享到邻居群组,各自用不同管道揭露同志父母的身分。社群软体是最方便的筛网,谁按讚谁不语,一目了然。

「你可以不赞成,我们互相尊重。」李爸爸说得理性,即使如此,他也有关卡得突破。

同婚过后,持续理解 上》结婚一定有风险,公证有赚有赔:爸妈也

同婚过后,持续理解 上》结婚一定有风险,公证有赚有赔:爸妈也

▇消失的祝贺卡片

2017年,大法官释宪,表明反同婚违宪,有人给小天送来祝贺花篮。本来整篮花摆在客厅相安无事,但就在李爸爸手足来家里作客时,小天发现花篮的祝贺卡片凭空消失。

想当然,是李爸爸收起来了。

「这是我们的家,为什幺要藏?」小天问。当天晚上,那张卡片又归回原位。

李爸爸一旁解释,那是匆忙间的动作,没想太多,「后来我想,那时不收起来岂不更好?就顺势让大家知道了嘛。不过,家裏很多同志相关书籍,我都没收呀。」轻轻一句,聊表小小的辩驳。

也许有些事,还是得慢慢来。「如果小天要结婚,我一定会邀请手足参加婚礼,所以接下来打算向他们揭露这件事。」李爸爸一派轻鬆,假如手足有负面反应,自己肯定能想办法说服对方。

同婚过后,持续理解 上》结婚一定有风险,公证有赚有赔:爸妈也

至于许多人最大的压力源职场,对李爸爸来说更不是问题了。他担任同步口译廿余年,同时也是多间公司的顾问,在业界是知名人物,「他们需要我。」

孩子的结婚进度,永远是亲戚朋友关心话题前三名,江爸爸江妈妈也不例外。过去他们习惯以「儿子还在攻读博士学位,婚事不急」含糊带过,今年母亲节,小天终于受不了:「你们不要把别人推进不可能的想像里。」

▇同婚法通过,父亲说:可以放心对周遭亲友出柜了

此时,江爸爸讲出一件连小天都不知道的事:6月1日那天(看他日期记得有多清楚!),他在一场聚会中,向好友们坦诚了儿子的性向。

「同婚法通过,我认为时候到了。如果没有通过,我们也没必要公开。法案通过,代表社会有这个需求。我敢告诉朋友,我不怕。」

国家的认同,无疑是临门一脚,让父母有了说出口的决心。

好友的反应,像大众缩影。有人认为本来就没资格反对爱情,有人可以接受同志,但不能接受同婚,理由是「这样很奇怪」。

「同婚通过,不代表每个人都理解同志了。这就是我们要继续努力的地方,接下来的路还很长啊。」小天感叹道。但至少两边家人有志一同,只希望他这条路走得幸福快乐,磕碰难免,一起面对。

最后问江爸爸,出柜前想像过好友反应吗?是不是需要很大勇气?他轻轻「哈」了一声,听不出是笑还是叹气。

「没有一个家庭愿意这样,遇到了,只能勇于面对。」

好像在说,他们已经勇敢了很久很久,不只那一刻。

同婚过后,持续理解 上》结婚一定有风险,公证有赚有赔:爸妈也

【下期预告】

同婚过后,持续理解 下》面对亲密关係难题,9位名人教你如何去爱的好书
在同志议题相关的出版着作,如雨后春笋愈来愈多。藉着此次在民主法案上的一个显着突破,邀请9位持续对同志平权有身后观察与耕耘的推荐人,将相关出版着作推荐给读者。让陌生的,甚至是对立的知道如何同理与沟通,让书本成为一个认识与理解的起点。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