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爱生活 >同学你们暑假要干嘛?听听大学老师给你的4个建议 >

同学你们暑假要干嘛?听听大学老师给你的4个建议

2020-06-24

每到学期快结束的时候,我就很喜欢问大学生:「你们暑假要干嘛?」然后我通常会得到两种回应:「不知道耶」,还有「制式答案」(例如:学开车、环岛、打工、暑修、回家、做实验)。然后也会有家长问我:「暑假有什幺营队可以参加?」

我可以理解家长在暑假中还是要上班,所以一週就会有至少五天要思考小孩要干嘛。其实要找事给学生做,要给家长几个营队的建议真的不难,但我好奇的是:「为什幺会无事可做?会需要别人给他指引?」

我先谈谈我的教学经验。什幺样的学生会「永远知道该做什幺?」一种是家裏很忙的,需要回去帮忙的,例如:照顾生意、养猪养鸡、下田、帮忙家裏工厂;第二种则是很早就给自己期许与目标,然后就按照着自己的规画去进行,所以他会想办法把自己的时间表安排好。这些学生对于该做什幺事,早有一套从小到大建立的运行方式,所以你不会觉得他除了学期中读书上课考试之外,会傻傻的不知道该做什幺。

那什幺样的学生会「不知道该做什幺」呢?简言之,就是家裏保护得太好的、从小到大除了上学下课逢年过节给亲戚参观比较数落一下之外什幺事也不必做的、人生目标都是家长和学校期待帮他规划设想好的、一切的一切都要问过爸妈的,然后自己能做的决定至多只有吃东西、买衣服、交普通朋友。

同学你们暑假要干嘛?听听大学老师给你的4个建议

那我当学生的时候暑假都在做什幺?我记得小学的暑假,就是自己找乐子。想画图就画图,想出门就爸妈带着出门。虽然那时候週休一日,但好歹是个父母正常上下班的年代。那时候那有什幺营队?小孩从学校放学,一切的教育就是家长来,包含寒暑假的行程,都是爸妈和小孩一起决定的。

国中到高中的寒暑假是非常痛苦的,因为有莫名其妙又没有意义的课后辅导,你永远都在学校唸书和小考,所以对我来说最大的快乐就是去中研院做实验,逛宠物店,还有搭公车了。因为台北市当时是交通黑暗期啊,早上如果没有五点就起床,就不可能赶上早自习,所以在公车上观察人生百态甚至是路边野狗交配都会变得很有意思。

那我大学的暑假在做什幺?就是做我在学期中没时间做的事啊。例如去北横、中横、南横(用走的)、爬某一座山、去某个图书馆好几天把想翻的书都翻出来瞧瞧、埋头写稿、种花种草等等。那你说我当时为什幺要做这些事?没有为什幺,就是高兴,就是爽,而且做了会有成就感,会开心。

我举个例子,我其实从来没有想过我们研究室在这几年会涉入野生动物输入政策与外来物种风险评估的研究,因为这不是我原本的学术训练範围。但是我之所以能做也敢做这样的研究,其实来自于很多业者与同好的协助;而这些业者与同好并不是在我变成大学教授以后,才以大学教授之姿去接洽认识的,而是在我高中时,因为暑假还要去学校很苦闷,一下课就往宠物店跑,还搞到帮水族杂誌写专栏,而在那时候建立的基础。所以说,我在1989年因为兴趣而止不住的追寻,后来成就了我在2010年之后的研究计画。

没有人会知道你当下做的什幺事对未来会有什幺影响,所以如果真的为了某个目的去做某件事,当其结果与预期不符的时候,经常是让你大失所望的。 所以呢,在什幺样的情况下才会知道自己该做什幺?

    家长别管太多:而这个前提是家长对孩子的信赖,而这个信赖不是建立在约制,而是长期的理解与沟通; 要有实践的能力,不要只是嘴巴说说:例如环岛环岛讲了半天都躺在家裏沙发上让爸妈餵食; 要想办法,而不只是想要利用别人:有人说没机车所以无法出门,我觉得这真的太夸张了,大众交通工具那幺多,那裏到不了?没有车也还有腿。然后没有钱,就要即早準备,可以早早去打工,而不是四处要搭人便车消费别人的爱心; 问问自己做这件事是为了集点凑数,或是真的很喜欢很想要?我相信这对许多人来说甚至是一生的疑惑,因为他没有自己做过决定,也没有为自己的决定负过一次完全的责任。
同学你们暑假要干嘛?听听大学老师给你的4个建议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