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爱生活 >同志人权并非起于石墙运动 >

同志人权并非起于石墙运动

2020-06-24

同志人权并非起于石墙运动

  石墙运动经常被认为是同志人权运动的分水岭,这个故事众所周知:警方临检纽约市一间黑手党经营的同志酒吧,随后引发连续几晚的暴动,最终掀起全球同志人权运动的浪潮。传统上,人们会把LGBTQ的历史分成「石墙运动前」和「石墙运动后」,不仅只有美国,欧洲也是如此。例如英国民众会参加「英国石墙游行」,而德国、奥地利和瑞士的同志游行也以纽约石墙酒吧所在的街道命名为「克里斯多夫街之日」。但与其说石墙运动产生决定性作用,不如说它是一个象徵。因为在1969年6月28日清晨之前,全美各地还有无数的同志酒吧遭受警察不正当的搜捕,最后也都起身对抗警察。

  石墙运动的不同之处在于广泛受全世界同志运动人士的公开纪念,它并不是第一次反抗,而是第一个被誉为「第一次」且被命名的反抗行动。世界各地共同纪念这场运动是LGBTQ运动在六O年代迅速壮大的证据,但同志人权并非始于单一事件。

  社会学家伊莉莎白‧阿姆斯壮(Elizabeth A. Armstrong)和苏珊娜‧克雷吉(Suzanna M. Crage)详述了石墙运动以前,警察在美国各地城市针对同志酒吧的四次突击搜查,这些不正当的搜查皆激起同运人士的回应和当地的抗议行动,但这些行动不是已经从当地的记忆消逝,就是没有引发后续的纪念活动,或者没有激励其他城市的同运人士。

同志人权并非起于石墙运动

  举例来说,六O年代初旧金山的同运人士就曾动员好几次,以回应警方针对同志酒吧的突袭搜查。1965年,警方对一场跨年舞会的不当搜查成了导火线,最后导致警察局长下台。这次的跨年夜突袭不但吸引到媒体关注,还获得大部分的异性恋者支持,也激励了当地同运人士的士气,但这场行动后来却被遗忘了。1966年,同志社群再次在旧金山康普顿的自助餐厅行动,他们砸破所有警车的窗户、纵火,并且包围这间跟警方勾结的餐厅。然而,该市的同志团体不但没有参与抗议行动,甚至与跨性别者、街头青年,以及幕后策划行动的政治组织「先锋」(Vanguard)保持距离和划清界线。

  旧金山不是美国唯一一个同志人权运动不断扩大的城市。早在1951年,洛杉矶便成立第一个全国性的同志人权组织「马太辛协会」(Mattachine Society),并在美国其他城市设立分部。六O年代末,警方针对洛杉矶同志酒吧的突袭搜查也激起群众反抗,例如1967年警方突袭黑猫酒吧(Black Cat)导致400多人参与抗议行动,并被晚间新闻报导。这场抗议行动催生了着名同志杂誌《倡导》(The Advocate)的创办,儘管「黑猫游行」得到奇卡诺运动和黑人民权运动的异性恋社运人士支持,但没有进一步的组织协调,因此这个事件最后也没有被人们纪念。

  当警方再次突袭洛杉矶夜店「补钉」(The Patch)时,群众也立刻做出回应,他们游行到市政厅献花,沿途高声唱着民权歌曲〈我们终将克服难关〉(We Shall Overcome),但后来也没有定期的纪念活动产生。洛杉矶的同运人士确实组织过一次周年守夜行动,以纪念一年前被洛杉矶警方在多佛饭店前殴打致死的一名同性恋男子,但这场120人参与的集会和前往警察局的游行,并没有鼓舞其他城市的同运人士,后来的抗议行动则被纳入石墙纪念活动。

同志人权并非起于石墙运动

  在石墙运动前,美国东岸的同运人士同样忙得不可开交。在华盛顿特区,LGBTQ的退伍军人选择五角大楼作为抗议地点,在全国电视转播时高举标语,上面写道:「同志公民也想为国家服务。」随后他们将目标转向白宫和联邦机构办公室。1966年,纽约市的马太辛协会在朱利斯酒吧(Julius)组织了一场「啜饮」活动,确保同志在公共场合集会的权利。然而,无论是发生在当地还是其他城市,上述的所有行动都没有产生任何纪念活动,学者不断想找出问题的答案:为什幺没有?

  其实在石墙运动发生之前,许多地方每年都会定期举行同志人权游行,这是同志政治在石墙暴动前就已经开始发展和改变社会的最好例证。从1965年开始,费城的同志社群每年选在7月4日独立日时,到美国独立纪念馆(《独立宣言》和《美国宪法》讨论与签署的地点)前抗议政府对待同志的方式。穿着朴素的男男女女举着措辞严谨的标语,庄严地走向这座具有历史意义的建筑,这场名为「年度提醒」(Annual Reminder)的活动是纽约、华盛顿和费城的同运人士协调组织的成果,证明同运在六O年代中已经开始跨区合作。然而,这些同样重要的事件都在石墙运动发生的一周后烟消云散。1969年末,费城的同运人士投票决定把1970年的「年度提醒」从原本的独立纪念馆举牌抗议,改为纪念石墙运动周年的街头游行。

  由于黑人民权运动、第二波女权运动和反越战等抗议活动的影响,同志政治在六O年代末变得更为基进。倡导「同志人权」的基进组织早在六O年代初就已经出现,包括石墙酒吧所在的格林威治村。这些新浮上檯面的基进人士将前人的行为定义成保守派,抹煞他们在历史上的贡献,将所有成就归功于石墙运动。

同志人权并非起于石墙运动

  石墙运动之所以被世人铭记,单纯只是组织者们「决定」纪念它,把它变成一项全国性的纪念活动。在1969年11月的一次会议上,部分同运人士决定打破以往费城「年度提醒」的体面形象,誓言在石墙运动的周年纪念日那天取得游行许可,将其命名为「克里斯多夫街解放日」。这些组织者联繫了芝加哥与洛杉矶的同志团体,他们也欣然同意一起纪念这个在别处发生的事件。部分原因在于石墙运动是少数几个被媒体广泛报导的同志反抗事件,包括全国的同志媒体刊物和《纽约时报》。

  令人意外的是,旧金山的同运人士拒绝响应,因为他们已经与当地政治家和神职人员取得进展,其中一名成员解释说:「我不认为应该纪念一场暴动事件。」后来只有一小群同志各自参与纪念游行,对当地几乎没有造成任何影响。今天,这座城市每年举办全美规模最大的同志游行之一。1970年,洛杉矶、纽约和芝加哥联合举行第一次的同志骄傲游行(Gay Pride),这个概念后来传播到美国的116个城市和全世界的30个国家。

  正是这些全国性的纪念活动展现出新的政治现象,而非石墙运动本身,正如阿姆斯壮与克雷吉所写:「许多组织直到六O年代末才成立,若没有其他地方的同志组织存在,是不可能实现这场全国性的纪念活动。石墙运动是『同志解放的成就』,而非起因;这个成就是集体记忆与集体行动的成果,而非单一运动或抗议的功劳。」

图片出处:Airbnb Press Room

参考报导:Jstor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