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爱生活 >后摇滚所建构的光景 >

后摇滚所建构的光景

2020-06-25

后摇滚所建构的光景

  对于后摇滚(post-rock)最普遍流传的认知是:使用摇滚乐的乐器製造非摇滚的声响。许多观点提到后摇滚所建构的氛围、意境、触发的想像之类的抽象且不易形容、传达的概念,那些都是后摇滚国度里美丽的光景,然而对我来说,源头似乎不在这里。摇滚史上出现过许多「post-」,例如庞克(punk)和后庞克(post-punk)、金属(metal)和后金属(post-metal)、硬蕊(hardcore)和后硬蕊(post-hardcore),这些对比里的「post-」在音乐表现上,皆和其反动的对象具有相当程度的关联和延续性,那幺,后摇滚呢?

  我试着以此切入:语言/文字的现身与否。就个人粗浅的聆听经验来说,绝大多数接触的歌曲都有「去语言」的症状,并不是指纯然没有人声,而是即使有人声的歌曲,也往往能够将其视为整体音乐图像製造声响的一部份,不把吟唱的内容看作摇滚乐中的「歌词」来解读。背后的原因或许都是因为:文字总是带有意识形态的植入,而这正是所有想要摆脱的前提。

  先从被反动的对象开始说起。

  有一种说法扬言,每个人三十岁以前都是左派。似乎,每个人三十岁以前也都是摇滚乐的信徒。在这个阳刚本质的文化範畴里,前来朝圣的信众将在圣殿里进行一次精神上的洗礼,感觉自己好像真的可以起身做点什幺,去反抗、去冲撞现有的体制。即使不太清楚为什幺现有的体制一定要被冲撞,但是浑身充满了力量。

  追溯起根源,从蓝调音乐孕育出的摇滚乐本身带有强烈的反抗意图,甚至整个摇滚乐想说的正是反抗这件事,便不觉有异。曾看过诠释蓝调音乐的核心精神最美的一句话:「渴望身置他处不可得,只能尽力自处。」(《摇滚神话学》,页235),放回五、六O年代美国民权运动崛起之前的时空背景,可以想像却又不可能真正了解,底层黑人压抑的悲苦之能量是何等巨大。而摇滚借用了这份压抑,更进一步释放出自身之外,成为最俱侵略性的武器。

  在摇滚乐诞生之际,也确实有这幺多事情可以不满:嬉皮不满战争、庞克不满英雄舞台、八O后不满团块世代、所有人不满独佔垄断,在这些场景中,各路人马带上所有极欲打破现状的意志前来,摇滚乐就是那凝聚众人、号召反抗的场所。

后摇滚所建构的光景

  而反抗要能够成形,就需要语言/文字,不只是相较于听觉主观上更容易不失真地描述并传递想法,更因为所有文字都带有思想,文字的本质就是传递思想的媒介。光是一堆线条的排列所形成的「字」是无谓的,只有深入其背后挟带的意义,属于文字存在的真实才算是还原。

  在摇滚乐里,创作者的世界观便化身在歌词的字里行间。歌词本身早已在时间域和空间域设下了有限範畴,一旦文字排列确定,必定能在其中发现逻辑规则和因果关係,这便提供了抽象概念驻扎的营地,意义便逐步显现。即使只有「云朵、高楼、匆忙行人、雨天」这些画面的描绘,因为有了时空背景,再花些时间归结所有出现的事物在该时空下的意义和情节,也就找到创作者自身的意识形态的投射。

  因此,去除语言,连带去除了隐身在语言背后的意识形态。关于这个世界,关于存有,不再有标準答案规定活着该怎幺做,不再有人替自己指示唯一的方向,是我聆听后摇滚的起点。

  如果不能再依赖自身以外的世界,就只能下潜向自身以内寻求。后摇滚像是挖了一条幽暗漫长的隧道,让人有足够的时间缓缓爬进回忆里,再次体会那些骄傲和伤心、感激和平静。有人说是自溺也没错,我却偏爱反省和念旧。

  摆脱语言的逻辑窠臼,纯粹顺着那些飘渺、遥远、壮阔又紧紧包覆的音乐本身漂流,所能抵达的想像远在语言系统所能触及之外,也许多个次元以毫无道理的方式串接,也许某个重要抉择之后岔开的平行宇宙终于重新融合,将错过的倒转、难过的平反,于夜深人静四下无人之际,在眼角下起雨来。

  还会有更多的也许,因为生命经验的回忆和想像有多大,音乐就有多大。

图片出处:

Rifmnet、DKNG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