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爱生活 >后记:信札飘香 久远年代浮现 >

后记:信札飘香 久远年代浮现

2020-06-25

Otto笑说,自己很爱「吹水」,但并不长气,反之,他说话爽直、快兼简洁,还说:「要讲下去很长很複杂,不如你去看我写的书,都写在书上了。」结果他讲的不少人名、时间和事件,记者都要重新查找一次,才能知道当年发生什幺事。

好像他说到华人传教士信札的故事,逾百封1851年的教会信札,为郭士立死前收藏的资料,记者不好打断Otto,他说:「这些信记录了1851年最早的香港活动,华人传教士去到舖头宣教,当事人在信上盖章,去学校又有学校盖章,我去政府档案馆查看胶卷资料,亦发现信上所讲的活动是真有其事。」他这样说,记者这样抄,其实谁是郭士立心裏没头绪,回家找半天幸好找到,郭士立(Friedrich August Gützlaff,1803至1851年),又被译为郭实腊是德国来华传教士。这批信迂迴曲折最终返回一名华人传教士后人家裏。

Otto说那年他去书展摆摊,没什幺生意,刚好有个牧师说想买这批信札,谈话间,才知牧师的祖先正是其中一名华人传教士:「当时我卖得很低价,6万多元,用来补贴书展的支出。」后来却感到后悔,不是钱的问题,而是牧师买了信札后只作收藏,没有传开去,没让这些原始资料传给人研究或参考。如能仔细研究那些信札,那个年代立即浮现眼前!

RELATED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