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爱生活 >如何展览「思考」?Doxa校园哲学展的观察和启发 >

如何展览「思考」?Doxa校园哲学展的观察和启发

2020-07-02

如何展览「思考」?Doxa校园哲学展的观察和启发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2019年7月30、31日两天,万华剥皮寮演艺厅有一个特殊的活动。游客走进两间教室大的挑高明亮空间,从工作人员手上取得一张卡片,卡片上印了三个问题:

爱情是________
自由是________
正义是________

游客顺着展间走,两边有设计感的看板,整理了关于这三个问题的可能意见和生活案例。

例如,关于正义,策展团队选了高中仪队「入队资格」的议题:如果身材匀称高挑的仪队表演比较好看,那仪队优先选择身材「合格」的人,或者限制身材不合格的人加入,这样有问题吗?

关于仪队身材审查,策展团队在看板上列了几个关键问题、可能的正反意见,并提供「讚╱嘘」贴纸和便利贴。游客可以用贴纸表达自己对看板上现有意见的支持或反对,也可以在便利贴上写论点参战。

在「爱情、自由、正义」三个题目里,「正义」排在展场动线的最后面,或许这是为什幺「正义」题目下的高中仪队议题,正反意见针锋相对的安排特别明显。逛完「爱情」和「自由」,已经初步暖身的游客,更自然地开始品评看板上的意见,并伸手拿贴纸和便利贴。

这是「Doxa校园哲学展」,由台大哲学系学生和一群高中生规划和实作。或许是台湾第一个校园外的互动哲学展览。

若是哲学人逛展,可能会注意到整个展对哲学学者的思想引述非常少。

在「自由」区,沙特、以撒柏林和庄子出现在窗边桌上的小立牌,两边是关于耍废、梦想等等生活议题的大看板。在「正义」区,爱丽丝杨、亚里斯多德和诺齐克共用一面看板,对面是仪队议题。在这个展览里,哲学家们几乎只是点缀和灵感来源,而不是主体。

有些人或许因此认为这展览「不够哲学」。不过我认为我们有更好的角度可以衡量哲学展览的哲学含量。展览提供了多少哲学,不是看它有多少比例的看板上印着哲学家的说法,而是看它在现场促发了多少关于抽象概念和价值的讨论。

许多高中、大学的校园走廊或布告栏会张贴名言佳句,当中许多名言佳句来自哲学家,然而,假设走廊上的哲学名言比例很高,而且不只是贴名言,而是张贴完整的哲学论证,大概也不会是好的哲学展览,因为它们几乎没有促发思考和讨论的效果。做哲学教育的人都知道,要促发讨论,不是单方面提供哲学内容就行,需要完整设计。

在doxa校园哲学展,四处都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的讨论群体,游客拿着卡片,讨论看板上的问题和论点,跟身旁的人分享自己的想法。这是「铺陈问题、提供具体生活案例和可能论点,并佐以哲学家意见」如此良好的设计得到的成果。这让我想到海报研讨会:发表者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做成海报,张贴在研讨会广场,让来往的人品评讨论。

在doxa的理念说明里,他们希望展览能协助参加者「釐清思绪」、「与他者对话」和「肯认他者」。规划人说这个展览不是要展示学院哲学,更谦虚表示它甚至不算哲学普及,而只是在哲学普及和一般人之间铺路。不过老实说,就算是哲学普及活动,要真的协助参加的人达成上面这些成就,也不容易。

就结果而言,doxa确实发挥了哲学展览的潜力。这个展览的内容不只包括看板和展品,也包括看板旁游客的思考和讨论。

当你进入展场,看到看板上问「耍废会带来自由还是威胁自由?」,听到旁边的人讨论自己对爱情的看法,你会注意到自己身处的空间跟平常不太一样,这是个「哲学空间」,让你可以讨论奇怪问题而不会因此失去朋友。doxa提供看板、互动设施和解说人员,这些基础设计吸引有兴趣和潜力以哲学方式讨论的游客,这些游客的加入,撑起一块哲学空间。

我可以想像,这样的故事或许已经发生在这个展览的参观者身上:

虽然不太知道哲学在干嘛,不过我还是找了朋友去逛这个哲学展,反正如果不好玩的话,旁边还有万华夜市和龙山寺。我们走进展间,看到很多人在讨论东西。我们浏览看板,讲讲自己的看法,问对方打算怎幺写手上的卡片,觉得怎样才算自由⋯⋯过了几个十分钟,我们对彼此的想法更加了解,更重要的是,我们发现彼此原来是可以讨论这些问题的人。

在doxa,人们体验了价值和抽象概念的讨论,理解这些讨论如何可能,若他们觉得有趣,日后慢慢养成这些讨论习惯,他们会更有机会在多元价值的民主社会成为更愿意沟通的公民。

我从2008年开始参与规划简单哲学营,这是个由哲学研究生担任讲师的哲学营队,参加者多半是社会人士。在草创期间,我们主要想分享自己在哲学系学到的有趣想法,让大家接触平常碰不到的哲学知识。几年之后我逐渐发现,哲学营队最可贵的地方并不是让人拥有更多哲学知识,而是让人身处哲学空间,获得哲学体验。

许多学员参加过好几届简单哲学营,甚至在课程公布之前就报名,对他们来说,能遇见一群对哲学有兴趣的人,尽情讨论哲学而不会被人觉得很奇怪,这本身就足以构成参加的理由,能听到什幺课程,反而是其次。简单哲学营和doxa校园哲学展能成功造出的哲学空间和讨论氛围,在一些大学哲学课堂上,都还未必会出现。

doxa校园哲学展能激发讨论,是成功的做法。这种规划方向在一些哲学系的哲学週可能已经小规模实行和演练过,而doxa则证明了它也能吸引社会人士、家庭和对「哲学融入教学」有兴趣的老师,并且可以在封闭、舒适的空间达成更好效果。若这是个实验,实验的成果对于有心规划思考和讨论活动的学校、图书馆、艺文空间,都有参考价值。

doxa校园哲学展和简单哲学营的主要效果都是建立友善讨论的哲学空间,以此为基础,下面罗列一些将来或许可以用的设计。这些设计都只是形式,可以填任何内容进去做不同的事情。这些设计都不算完整,可以进一步想想如何搭配利用。

三明治人

纸板中间挖一个洞,让人把讯息穿在身上,有各种用途可发想:

如图,可以做成「欢迎大家挑战我」。人把自己想捍卫的立场写上,欢迎其他人找他讨论。也可以开放游客使用。doxa校园哲学展目前已经有一些由工作人员说明的互动装置。如果我们想要增加工作人员和游客的哲学互动,可以用「来问我任何问题」的纸板来邀请提问,或者用写上该名工作人员感兴趣领域(例如转型正义、上帝⋯⋯等等)的纸板来让游客知道什幺题目可以找谁讨论。这些纸板同时也给人思考的灵感,并且让「找陌生人讨论」这件事情变得不奇怪。

三明治人的设计目的是让人方便跟陌生人表示自己欢迎讨论,并且初步释出自己感兴趣的讨论方向。以相同设计目的,有其它更委婉的方法,例如发手掌大的贴纸让大家写自己感兴趣的主题并贴在身上。

肥皂箱

肥皂箱给单人说明东西的环境,可以让比较长的论述得以实现。肥皂箱可以搭配三明治纸板使用,让游客或团队成员宣讲想法并接受提问,也可以搭配邀请讲者短讲。可能需要报名系统和主持人、时间控制人员并注意音量。

问题籤盒

问题籤盒是装有卡片的盒子,卡片上写哲学问题,让游客抽了回答。doxa现场已经有贴在看板上的延伸问题让意犹未尽的游客可以选来思考和讨论,问题籤盒则额外提供惊喜和被整的感觉。配合肥皂箱,可以做成随机问题大挑战。

问题籤的各种设计也可以有不同效果。例如卡片对折,表面是问题,打开后可以看到一两个哲学家提供的意见,这增加思考灵感、深化讨论。或者,若让现场游客提供问题,可以增加互动。

我认同上述doxa校园哲学展的规划方向,因为我认为哲学训练能带给一般人最好的礼物并不是关于哲学思想的知识,而是处理抽象和价值争议、和不同立场的人进行讨论的能力。这些能力涉及内省、理解、表达和体谅,不但是学术工作的基础,也是民主社会公民素养的基础。要写文章或上课来让人懂哲学知识,这相对简单,要做事情来协助人理解和培养上述能力,则相对困难。这是为什幺我认为这类面对社会,以讨论为导向的活动有其价值。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