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爱生活 >如何避免找到让你后悔的译者 >

如何避免找到让你后悔的译者

2020-07-02

如何避免找到让你后悔的译者

出版还有很多东西需要解谜,还有很多事情要探索,所以我们有了出版侦查课。

在推特上看到有人丢上一个编辑跟译者打笔仗的连结:「编辑虽小,穷骨头,还是有那幺两根的!驳译者文泽尔“对原文概不负责”兼谈普尔曼版格林童话」(原始出处在豆瓣,不过已经失效,这里放的是古哥库存页)。为了避免网页失效,我简单说一下原由。

出版社编辑找了素有名声的译者,翻译英国小说名家改写的格林童话,但译者自有主张,以他对德文格林童话的理解来翻译。翻出来的结果,编辑无法接受,因为跟英文版差距太大,编辑只好自己花时间逐行逐句,重新改回比较符合英文版的译法。编译双方为此对阵豆瓣,打起笔墨官司。

我无法评断双方的是非曲直,只能藉此来谈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避免找到让你后悔的译者。

照例先声明一下。会让人后悔的译者只佔全体译者少数,我的编辑生涯里合作的译者大部分都优秀可靠,值得信赖。编辑的任务是找到这样的人,长期合作,拒绝那些不及格的人,让他们从行业里消失。这里谈的问题,不是指业界的每个编辑和译者。尚请勿对号入座是幸。

出版业是文化事业,很多人喜欢说「出版是一门生意,但绝对不仅仅是生意」,所以出版有人情、有理想、有坚持等等。不过我的想法是,如果我们连最基本的作生意的门槛都过不了关,那幺谈理想,谈坚持,就不免离题太远了。

譬如,如果连译者都不知道怎样找,那要如何期望译稿品质会可靠呢?如果译稿不可靠,你坚持的出版理想到底会是什幺呢?找到可靠的译者,交出可靠的译稿,就是我说的做翻译书这种生意最基本的门槛。就好像做食品,食品安全,诚信标示内容物是基本门槛一样。基本门槛通过了,后面才有理想可言。

台湾编辑发翻译稿,常常有以下几个问题:

一、只看名声,不看实质。

由于台湾编辑太认命,经常找了不称职的译者以后,自己被迫熬夜、加班,补漏洞,把不良译文勉强修到堪用,所以你只看结果,以为译者稿子还不错,却不知道那后面是无数编辑的熬夜、加班改出来的。

二、只看教授头衔,不看实际翻译能力。

翻译书绝大部分都有个特殊知识主题,编辑总是无法抗拒认为只有找相关领域的学者才能掌握内容,才能做好翻译。但不幸的现实是,知识的专家通常无法胜任翻译。而编辑要吃过无数苦头才终于明白,这两件事情(做学问的能力 vs. 做翻译的能力)竟然不一样。

三、我经常碰到编辑炫耀他们熬夜加班,改稿改到地老天荒,以示自己多幺可歌可泣;却从未碰过编辑炫耀他们穷尽最大的努力,务求在一开始就找到可靠的译者,因此工作轻鬆,不费力就出了好书。

哪一种编辑值得讚美?

你只要想想苹果电脑会不会放任他们的代工厂频频出包,然后自己亲自下海收拾善后,然后洋洋得意说自己做了多少事,就好。偏偏在我们这种「文化产业」上,满街都看见大家在讚美那些「代工厂频频出包,然后自己亲自下海收拾善后,然后洋洋得意说自己做了多少事」的编辑。

如果我们永远只会讚美辛苦,而不懂得赏识在流程合理化上付出努力的人,那幺这个产业始终不会进步岂不是很显然的吗?

四、把稿子改得完全不同了,出版的书上竟然还是挂着原译者的名字。

你出版的书上无法表现你付出的努力是一回事,你误导了后面那些只看名声,不看实质的编辑,以为这个译者还不错,那又是另一回事。结果这样的自我牺牲,使得不良译者的职业生涯因为你而不断延长,你不只害自己受罪,也害后续的编辑跟着受罪。(虽然在我看来后续的编辑也是罪有应得——活该你只看名声不看实质。)

五、译者的稿子有问题竟然无法及早发现,而发现了竟然也无法退稿。

你的流程有问题,你的合约也一样。吃到馊掉的午餐,你竟然还勉强自己努力加班把它吃完(而且还对人炫耀自己多努力吃了馊掉的午餐),你的头壳真的坏掉了。

六、最糟的是,许多人找译者竟然不知道应该要先确认译者的功力。

买水果你都知道要敲一敲,捏一捏,买译稿你就不知道要称一称译者的斤两,这不是很荒唐吗?很多人会说因为译者是名家(还提这个理由?你先去门口罚站),或者文化产业好像不能这幺赤裸裸地要求要查验译者的能耐——这是无稽之谈。

我要是个职业译者,我就不怕编辑来查验我的能耐,我欢迎都来不及。那些要求查验,要求试译的编辑反而会赢得我的好感,因为我知道你会欣赏够水準的译者,剔除不够格的人,因此你帮我排除了那些滥竽充数的家伙,我的接案生涯会更轻鬆愉快。

七、不幸编辑也不知道怎样查验。

查验最简单了,先请译者试译,然后你自己看中文是否可读,后面再找语文专家核对原文的正确性,此人不必是翻译高手,但他要能辨认两种语文的语意是否一致,有无巨大落差。除非你自己就是双语高手,否则该找专家的时候还是要找专家。

最后呼吁一下:不要再自己改稿了。你改了稿子,救了译本,但也误导了后面的编辑。让劣币始终可以在业内打混,让编辑始终会踩到地雷,而你不过让自己的编辑生涯又增添一个可以骄视同侪的辛酸史。损人不利己,毫无必要。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