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爱生活 >是这样的一段关係,造就了Curry的伟大 >

是这样的一段关係,造就了Curry的伟大

2020-07-15

是这样的一段关係,造就了Curry的伟大 「你还记得Timmy Timlin吗?」斯蒂芬-柯瑞的大学教练说道,我和Bob McKillop,我们正坐在北卡罗来纳州戴维森的一家酒吧里,喝着午后啤酒。

「当然,」我说。「他是个神一样的人物。」

在我在纽约希克斯维尔的圣三一高中(橄榄球队)担任高三第三替补队员时,Tim Timlin是队里的高四先发四分卫。他还为棒球队效力,并且在大学里继续参加Division I[1]的橄榄球和棒球比赛。

[译注1:NCAA联赛按照各校的实力和体育上的投入又分成第一、第二和第三级别, 分别叫Division I, II 和 III.每个级别分为很多联盟(Conference)举行联赛,每个联盟由大约十个学校组成。Division I是第一级别,也就是最高级别]

「好吧,」McKillop皱着眉头,摇了摇头说,「我就是他不打篮球的原因。」

柯瑞从他的大学教练Bob McKillop那里学到了什幺?「一切,」他说。

现在是2月,McKillop即将完成他作为戴维森学院篮球队总教练的第30个赛季。我来跟他聊天,是因为柯瑞说McKillop是他打Division I篮球比赛的原因,也是他能够彻底改变这项运动的一个原因。

虽然McKillop坚持纪律,恪守传统,但他决定让柯瑞在戴维森无限开火,这是他从未放弃过的东西,但新生一代已经视其为他们与生俱来的权利。

但他不想谈论斯蒂芬的投篮。「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就拥有那样的投篮能力了,」McKillop说。「我没有帮上什幺忙。」他转而聊起了45年前在长岛天主教高中发生的事情,在那里,他不仅是Tim Timlin的教练,也是我的历史老师。

斯蒂芬的投篮很突然。这些投篮可能会伴随着交叉变向和华丽的操作,但投篮本身完成的是如此的迅速,一点都不拖泥带水。他跑动,在底角找到了空间;他接到了一个传球,投篮,球离开了他伸出的手指,伴随着了一个精妙但带有弧线的旋转,不知怎幺的就落入了网中,就像一滴水滴入大海,飞溅起来。他投篮的次数是如此的之多,投篮的频率是如此之高,你很难弄清楚他何时停止投篮,以及怎样停下来。但现在,在训练结束之际,当他坐在替补席末端并将一条毛巾放在头上时,毛巾就是一个信号。他和那些跟他预约了时间的记者们坐在一起(聊天),当记者离开时,他独自一人坐着。他是最后一位训练的勇士球员,但是另一种训练开始了,他低着头,好像在祈祷——他看着场上挤满了那些尚未上中学的孩子们,他们都试图像他一样投篮。

伟大的运动员来来往往,他们的功绩被刻在了他们所参加的比赛历史上。但有少数——应该说是极少数——改变了他们比赛的方式。斯蒂芬找到了他自己的比赛方式,这对他的这个时代来说是完美的,而篮球永远不会是一样的。「无论你走到哪里,你总能看见孩子们排成一排,在三分线外五英尺的地方投篮,」勇士队总教练史蒂夫-柯尔说。但是这样的改变是如何发生的呢?这样的想法是如何成为那些,甚至不知道他们在追随谁的脚步的,男孩女孩们的梦想的呢?跳投是如何成为一种信仰的?

我去找Bob McKillop问这些问题。他今年68岁了,蓝眼睛,衣冠楚楚。我在他25岁时遇见了他,当时他在教一门叫做「体育与美国社会」的高中课程,我很幸运能参与其中。我是一名中等水平的橄榄球运动员和学生,但他坚持认为这些比赛很有意义,意义来自于我们的解读。他让我们读了来自Sunday Times的Jim Bouton和Bob Lipsyte写的Ball Four,以及Harry Edwards写的关于John Carlos和Tommie Smith的内容。他教会了我们一些从那以后一直与我同在的东西——如果我们学会批判性地思考体育运动,那我们就可以批判性地思考任何事情。

在我离开圣三一高中两年后,McKillop也离开了。他在另一所长岛高中赢得了五个州冠军,并在1989年成为了戴维森学院篮球队的总教练。他再也没有在教室里教书了,但他教给柯瑞的东西足以让他为重新定义距离问题的职业生涯做好準备,这是他只有在经历了自己一些痛苦的教训之后才能教给柯瑞的。

斯蒂芬是最不可能的「每个人」。当然,人们认为他不是一个巨人,这对他的影响力来说至关重要,因为他与人们有关联,所以他能鼓舞人心。人们看着勒布朗-詹姆斯,想成为勒布朗-詹姆斯。人们看着斯蒂芬-柯瑞,想来一记35英尺跳投。

然而,就个人而言,除了他是什幺之外,没有什幺人会把他误认为是最稀有的鸟类。在球场上,他是一个时代性的球员,有着落后者的神秘感,不屈不挠,而不主宰,他的刺客时机被他像喜剧一样的表演掩盖了;我在赛季例行赛结束时,在他的更衣柜前与他聊天,他就像一座雕塑一样光彩照人,他的身体呈腰果色,几乎无毛,不像工艺那种细緻到不允许一盎司过剩的程度。他留着一把坚硬的鬍鬚,有着一种天生的将自己置身于事物中心的局外人的气质,他非凡的眼睛表现得像他在比赛中一样:它们在亮起之前一直遮掩着;他在看你之前一直瞥着别处。

「你什幺时候第一次见到Bob McKillop?」我问。

「我11岁的时候,」他说。「我和他儿子Brendan打过AAU棒球。我知道他是大学篮球教练,我也知道戴维森在那,但直到高中我才知道了他的荣誉。在招募期间我听到了他的名字,我做了些研究,我想,『我认识他』。」

「你从他那学到了什幺?」

「一切。」

「一切?」

「就我自己而言,他让我对这个世界充满了信心;就成为一个男人而言,他在球场上的平衡和场下的期望。他每天都是这样一个榜样,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效仿他。」

「他是通过告诉你什幺来给你信心?」

「当我还是个大一菜鸟的时候,他告诉我,我有权在任何情况下出手,但我必须为此努力。我必须投入时间和精力,并且真正致力于在努力中学习。儘管我在大一早期没有做得很好,他也一直在鼓励我,因为他在我做这些之前就已经看到了我的潜力。」

「那他从你身上学到了什幺?」

「这你得去问他。但我们都处在未知的领域。他曾多次参加NCAA锦标赛,但直到2008年我们才开始赢得比赛。帮助他克服困难就是我们需要的全部动力。」

「你是他的荣誉吗?」

「不不不。他是我荣誉的一部分,但他的名字基本上就是戴维森篮球的同义词。他有机会去别的地方执教,但他一直待在这里,在一所仅有1900名学生的学校里,看看他建造了些什幺。」

是这样的一段关係,造就了Curry的伟大

据他的教练说,在戴维森,柯瑞的的出彩之处不仅仅在于他的投篮。他就是这样看比赛的。

McKillop是在John M.Belk球馆开放的同一年来到戴维森的。从那以后,他赢得了500多场比赛,现在野猫队[2]的球馆被命名为McKillop Court。他不仅活的很优雅,而且已经进入了当地的机构。戴维森镇的人们了解这位篮球教练的习惯——每次主场比赛前他从家里独自走到球馆——就像NBA球迷们了解斯蒂芬精心準备的赛前热身一样。今年2月,戴维森大学对阵圣约瑟夫大学的比赛,他看上去威风凛凛——一头白髮,穿着一套剪裁讲究的黑色西装,衬着白衬衫,打了一条紫色领带——但他一点也不自满。他不耐烦地轻敲着擦亮的黑皮鞋。当他试图引起队员们的注意时,他像一只不会飞的大鸟一样张开双臂,在长凳前踱步,就像救生员在教整个游泳池的溺水者们游泳一样。他在训练时不吹口哨,因为他希望他的队员们能听到他的声音。现在他的声音可以在人群的喧闹声中被听到,就像哀伤的尖叫声。他正是我记忆中的他,正是他一直以来的样子——一位纽约市警察的儿子,在皇后区长大,在长岛打球,是一个从纽约少数民族散居而来的教练团的成员。他是一个追求成功的人,一个可以利用像戴维森这样的学校作为(自己生涯的)大好时机的踏脚石的教练。但他最终没有这样做。现在,在ESPN电视转播的一场比赛里, 他和他的球队都不是主角。

[译注2:戴维森学院野猫队(Wildcats),戴维森的篮球校队,在NCAA中近年最好成绩是2008年柯瑞带队获得的精英八强席位]

斯蒂芬才是。

柯瑞回来了,因为在他的家乡夏洛特,戴维森学院以南23英里的地方,全明星周末正在举办。但是他也回到了母校,因为他有回去的习惯,他把支持自己的母校和老教练作为自己事业的一部分。他在校园里租了一家咖啡店,作为戴维森篮球项目的聚会场所。他利用与Under Armour的关係,为球队提供印有Day-Glo徽标的新制服。他穿着熟悉的30号球衣,出现在圣约瑟夫的比赛中,和他以前的大学室友、现在的商业伙伴Bryant Barr坐在场边,他们两人身上都有「TCC」字样的纹身——这代表了McKillop的一句激励格言:「信任,投入和关怀」——纹在他们的左手腕上。他站起来,欢呼,雀跃,这样的他似乎已经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儘管我在大一早期没有做得很好,他也一直在鼓励我,因为他在我做这些之前就已经看到了我的潜力。」柯瑞这样评论Bob McKillop。

当柯瑞还在戴维森学院的时候,他以恶作剧和热爱玩捉迷藏而闻名,他把自己的这一方面融入到自己的比赛和生活的精心编排中。他在McKillop Court度过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在忍受摄影机的镜头,但记者们仍在不停地伸长脖子,问道:「斯蒂芬还在这吗?」 他是最善解人意的幽灵,当他庆祝戴维森从落后的胜利爬入学生专区时,它既是一种意志行为,也是一种自发性的行为。他从来没有失控过,但是随着mosh pit bravado的虚张声势,他将自己投入到一群兄弟和男孩身上,他们只穿黑色比基尼内衣,磕磕绊绊,磨磨蹭蹭的兄弟。在他周围,学生们跳舞、拍照,还拉扯着他脸上的复活节岛上纸板剪影。

当我在戴维森学院打败圣约瑟夫的第二天,和Bob McKillop一起喝啤酒时,这是我自1976年以来第一次和他说话。我前天晚上看到的比赛,证明他执教球队的方式与他在圣三一学院的方式完全不同,因为它可以很好地概括为每支球队在三分球领域的成功。圣约瑟夫大学上半场手感火热,之后逐渐冰凉;而戴维森学院则是开场慢热,之后逐渐找到手感。但当我问McKillop,他在中场时对他的球队说了些什幺时,我开始了解变化的真正含义,它与三分线毫无关係。

「我告诉他们继续打下去。」他说。「上半场他们很准,但他们也会累,他们慢慢会不準的。继续战斗,我们就有机会获胜。」

这并不是他在圣三一学院,甚至在他在戴维森的职业生涯开始时会作的演讲。这是一种他必须学会的演讲——一点时间以来,他的球员们教会他的演讲。你看,篮球运动最大的变化,与其说是与篮球运动本身有关,不如说是与篮球运动的文化以及参与篮球运动的孩子有关。他们是不同的,McKillop说,因为焦虑在他们的生活中是如此的现实——因为他们需要更大的敏感度和更多的关注度来做好爱和纪律之间的平衡。 他说:「你必须注意你的措辞,你必须让他们相信,当年圣三一学院的球员所经历的事情,在今天是不可能发生的。」

他就是在那个时候问了一句:「你还记得Timmy Timlin吗?」

那是1974年。Timlin是一个留着勇敢王子髮型的投手,当他训练迟到时,McKillop认为他看到了(他的)傲慢,」我必须严厉一点,」他说。「我必须让他知道我不好惹。所以我让他一直跑圈。我让他一直跑,直到他说:『教练,我跑不动了。』我说:『你要退出这支球队吗?』他说:『我不会放弃的。我只是再也跑不动了。』『那你就退出吧。』我说。当他下一次在训练中出现时,我问他:『你在这儿干什幺?你不记得了吗?你退出球队了。』」

执教就像养育孩子一样——犯错在所难免。但有些错误你不能忘记,对于McKillop来说,Timmy Timlin就是其中之一,因为很显然,他一点也没忘记。有人告诉我,每次我们打比赛,他都会去关注比分。如果我们输了比赛,他那一天就会很开心。

是这样的一段关係,造就了Curry的伟大

Bob McKillop不想对柯瑞的出色表现声称任何功劳。「他(在来到戴维森的时候)就拥有这样的投篮能力了,」他说。

没有哪个教练需要教柯瑞如何投篮。斯蒂芬的父亲,戴尔-柯瑞,把该教的都教了,因为他在NBA就是队伍里的射手。但是每一位教练都必须正确处理斯蒂芬的投篮,他必须找到一种方法,在不干扰球队的情况下,控制住自己的破坏力。当斯蒂芬在夏洛特的Christian高中打球时,他的教练Shonn Brown不得不跟他开了个电话会议:「我们说,『斯蒂芬,我们需要你得分。我们需要你多投点篮。』他说:『但球队的人会怎幺想呢?我是个控卫。』我们最后约定,『嘿,你一节出手四次。一场比赛出手16次。因为我觉得你至少会命中其中一半,如果投不中更多的话。』」

当史蒂夫-柯尔成为金州勇士的总教练时,他不得不在同一个问题上提出一些变化:「我执教柯瑞的第一年,他每一晚都在不停的投篮,更可怕的是,他出手的方式对于任何一位教练来说都是糟糕的出手。在斯蒂芬-柯瑞之前,这些出手对于历史上任何一位球员来说都很糟糕。不过,我很快意识到,斯蒂芬会出手一些疯狂的投篮,这些投篮看起来很不合情理,而允许自己球员出手这样投篮的我看起来很傻。不过,噢是的,这家伙的三分命中率大约在45%左右。所以最后我才意识到,我必须让我陈旧的教练思想离开我的脑子,这家伙是一个另类,他和其他任何人都不一样,我不仅要允许他自由发挥,还要适应这些东西。」

当斯蒂芬来到戴维森学院时,McKillop不仅看到了斯蒂芬有一个独特的跳投姿势。他看到了斯蒂芬一些独特的东西。他沿着圈跑,而不是直线;他能随时变速;他有能力在大家同时在场的情况下,领先其他人三四步,然后利用他对时间的掌握来寻找空间,「停在一角」,并在得到球的第一时间出球。

「我想我们有个能改变比赛的人了。」McKillop说。「我当时还没有意识到他的打法是革命性,我只是把其视作一个正确的人在正确的时间点上採取正确的投篮方式,因为他能正在这样做。」

柯瑞在戴维森的职业生涯包括了一次来到精英八强的NCAA锦标赛,这次经历让他成为了NBA选秀的第7顺位。但McKillop说,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拥有几乎绝对的投篮许可——「单程街道驾驶执照,土路驾驶执照,」McKillop说。他必须通过成为一个好队友来获得这样的许可。他负责接球、抢篮板、上篮、助攻和得分。「他是一个超级明星,但他也想球队的第12人一样随和,」柯尔说,「当他在场上时,他有超人的自信,但当进入更衣室或开会时,他非常谦虚,对每个人都很随和。这可以体现在,他可以让每个人都发挥出自己的最佳状态。」

射手并不总是领袖。但是斯蒂芬必须这幺做,因为他的球队是围绕着他建立的,他必须找到一种方式来帮助建立这支球队。他必须学会从外部领导,并以某种方式发挥核心和凝聚力的作用。他的跳投是一项运动方式。但如果这不符合社会逻辑,它也不会改变比赛。

是这样的一段关係,造就了Curry的伟大

柯瑞在生涯的10个赛季里有5个赛季都在三分球命中数上冠绝全联盟。

他不是勇士唯一能这样投篮的人。杜兰特也是一个神射手。克莱-汤普森是这支球队里最纯粹的射手。但人们不会聚在一起观看他们的赛前热身。他们不会带上孩子,这样他们的孩子以后就可以说,他们看过了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球员。他们不会不断地拍照和录像。他们不会像等待柯瑞一样,早早地来到球场,坐满球馆的一部分。 他们不会这样等待KD和克莱。

就好像历史在等待斯蒂芬的出现,他开始抹去一个好的出手和糟糕出手的区别。自从赛场从使用钢製的篮板和无网的篮圈的无人看管的操场,转变为有着日常维护和遍及各处的专业知识的青年团体育馆,所有的一切都在偏向三分球。规则的改进偏向于三分球。球场分析偏向于三分球。技术偏向三分球。体育中心也偏向三分球。

斯蒂芬不仅成为了三分球的标誌,而且成为了在他到来之前就已经开始超越比赛的标誌。在今晚,从他来到金州勇士以来一直是他的习惯的赛前热身中,很容易看出原因。他不仅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跳投手,他还想成为有史以来最不羞于投入工作或者进行表演的伟大跳投手。很难说他是否能用在投篮时那样的勤勉来处理自己的神秘感。但是他给了奥克兰甲骨文球馆等待他的人们他们想要的,带上卫衣帽走进场内,他的蓝色运动衫和黑色射手护臂上的袖子压缩了他多节的膝盖和运动鞋,使它们看起来非常具有流线型。一般来说,只要有可能,他都会用头巾或毛巾遮住自己的头,这种隐藏的感觉增添了他的神秘色彩。这看上去有点像披头士和沙漠先知,喜剧演员和忍者。当卫衣帽掉下来时,他走到球场上,漫不经心地把球单手投入篮筐。他就是这样一个孩子。

「这家伙和打比赛其他任何人都不一样,我不仅要允许他自由发挥,还要适应这些东西。」——史蒂夫-柯尔

他在勇士助教Bruce Fraser的陪同下练习投篮,这位瘦高的、留着银色鬍子的加利福尼亚人被称为「Q」,因为他很喜欢提问题,并且对形而上学的猜测持开放态度。Fraser将球传给斯蒂芬,并且在他每次投篮时想他挑战。他看到斯蒂芬连续投篮了77记三分球。他比任何其他人都更了解斯蒂芬的投篮魔力。「这完全取决于扭矩。」他说。「有一条物理方程是关于如何按需产生这种能量的。斯蒂芬的胳膊并不粗。但这并不是因为你的手臂有多粗壮,而是因为你能产生力量,在正确的时间里完成任务,而不会失去感觉。」

在斯蒂芬完成一系列包括中距离投篮到弧顶运球的投篮之后,他去半场投了几个篮,这是他训练和展示的核心内容。他必须在中圈投进五个,其中包括两个运球投篮。当球在空中旋转时,球迷们都会乐观地欢呼。无论他在球场的哪个位置,他的出手都不会因为用力过度而变形。「他不仅完善了他的精确度,而且他能从任何距离产生这样的力量,」Fraser说。因此,球场在他周围收缩,他的投篮一如既往。(这些投篮)总是看起来一模一样,用最複杂的哑剧表演来最大限度简洁地表达自己。

他必须要通过改变比赛才能改变比赛吗?「我不认为他会坐在北卡罗来纳州的房间里,对自己说:『我要改变比赛。』『我要保持冷静。』这才像是这家伙会说的。斯蒂芬一向很冷静,因为他总是忠于自己的投篮,」Fraser说,「但他必须意识到自己对于人们的影响。因为人们聚集在他身边,无论他走到哪里,都会为他离篮筐的距离欢呼。」他的商业伙伴Bryant Barr说,他不会去谈论自己的影响力,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故事仍在继续,但他知道变化是如何发生的。他被其他人指责说,他毁掉了比赛。但『毁掉比赛』是我们在生意上用的术语。我们已经注册了。

这就是斯蒂芬——他找到了一种方法来忠于自己的投篮,同时也忠于自己的标誌。因为到了那个时候,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他的标誌,包括热身的最后一幕。这是他从戴维森开始的,但他第一次意识到他的天赋和投篮的力量时。他会在球员通道投篮,这样所有人都能看到他——其他球队也能看到他——就是那个球飞进了篮筐。人们聚集在球员通道口周围,用智能****球的飞行轨迹,试图瞥见那个看不见的人投出它的瞬间,从通道中发出的欢呼声就像一堆炸药一样,每一个都準确地瞄準了比赛的中心。

1998年,麦基洛普有机会回到皇后区,回到他的导师Lou Carnesecca成为传奇人物的地方。他在圣约翰学院面试了一个职位,但没有得到这份工作。

但他得到了斯蒂芬。

「斯蒂芬是你的荣誉吗?」我问他。他是NCAA竞赛委员会最受尊敬的教练之一。他在戴维森执教两个儿子,现在正和儿子Matt一起执教。离开圣三一学院后,他再也没有当过教师,但如果他告诉我他的荣誉包括讲授「体育和美国社会」,我也不会感到惊讶。

「当然,」他说,「按罗马天主教的说法,他是我的囚徒。」

这是梵蒂冈印刷书籍批准印章的古老术语。

「没有我的特许,」他说,「我仍然会被认为是个混蛋。」

是这样的一段关係,造就了Curry的伟大

三代同堂:斯蒂芬与父亲戴尔和儿子Canon合影。

「你可以在YouTube上查到这段影片,」史蒂夫-柯尔说。「斯蒂芬对快艇的一次出手,这是我见过最疯狂的一次出手。他在四个人中间运球,,向后运球,在弧顶向另一个方向看,然后他转过身来,命中三分。我在场边,一直抱着头,摄像机拍到了我——比赛是全美直播的。但他做到了,从那一刻起,我就想,『好吧,我必须接受它。』」

那是2015年三月,从那时起,当然,柯尔并不是唯一接受天才射手奢侈行为的教练,斯蒂芬-柯瑞也不是唯一一个有足够天赋来进行为的射手。斯蒂芬的影响力焦虑已经被他影响力的解放所取代,十几年前Bob McKillop授予斯蒂芬的投篮许可已经扩展到整个联盟,现在他拥有像詹姆斯-哈登这样有三分优势的竞争对手,还有他的新生模板——「特雷-杨绝对是斯蒂芬的一个模板,」柯尔说。而当达米安-利拉德在四月份与雷霆的季后赛第一轮中,用一记37英尺的超远绝杀结束系列赛时,他让对手感到了绝望。「那是一个糟糕的出手,我不在乎别人怎幺说。」保罗-乔治赛后抱怨道。

但是要欣赏斯蒂芬改变比赛的程度,只需要考虑比赛下一步的发展方向——接下来可以走多远。篮球是在人类可能性的极限下进行的,还是在无需尊重一度看似重力障碍的距离下继续进行?「我不知道——其他星球上真的有生命吗?」Bruce Fraser问。McKillop想到了他的叔叔Richie,他有一手「惊人的双手控球技术」。我曾经跟他比过H-O-R-S-E,我打球比他好得多,但就是无法在这里打败他,因为双手都能投篮的他,射程几乎是无限的。这就是我认为我们将看到的投篮的新领域——一些旧的投篮,从更远的地方出手。

「你是第一次看到斯蒂芬的时候就想起Richie叔叔了吗?」我问他。

「我想到了所有人,」他说,「这是我所有曝光的巅峰。」

自从我在橄榄球比赛中因为Tim Timlin一直坐板凳后,我就再也没有和他说过话。但当我在长岛找到他,问他是否还记得Bob McKillop时,他的回答让我觉得他好像一直在等待这个问题:「我爱他,」他说,「我在打JV球的时候他就执教我了,我是他的头号得分手……但他要求我放弃橄榄球,全身心投入篮球运动。当我拒绝他时,他摇了摇头,就这样。之后我再也不能去看比赛了。每次我走进健身房时,我的内心难以平静。这是永远不会消失的。」

我告诉他McKillop对他说了什幺——关于他对Timlin所作所为的记忆不仅留在了他脑海里,而且改变了他。当另一个伟大的射手出现时,这些变化有多重要。

Timlin听完,说:「我原谅他了,很久以前我就应该原谅他。上帝给了我机会,让我成为了一个更好的人。是时候原谅他,开始慢慢支持他了。帮我告诉他。」

我照做了。McKillop摇了摇头,他那皱起的脸仍然毫无疑问是我成长的爱尔兰天主教脸,唱诗班的脸,警察的脸,教练的脸,忏悔室的脸。他说:「我早该告诉他我很抱歉。这是我当教练时留下的伤疤之一。相信我,我有很多伤疤。你有时候只是说话没过脑子——你没有意识到你的话的分量。但是你一直在学习,即使有时学习是痛苦的。今天的孩子们帮了我一把。他们是不同的。如果今天Tim Timlin是我的球员,我会做的就是让他退出训练,但第二天让他来和我见面,向他解释我的想法,和需要他做什幺,而不是成为一个强硬的总教练,发表关于他的声明,赢得所谓的『战争』。」

他又以同样的方式摇了摇头,好像是从一记耳光中缓过来,或是试图从睡梦中醒起来。然后他笑了。

「Tim Timlin,他确实动摇了我。你能帮我问问他的电话号码吗?」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