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爱生活 >暗黑视角 香港故事 《G杀》刺向中港矛盾 >

暗黑视角 香港故事 《G杀》刺向中港矛盾

2020-07-16

暗黑视角 香港故事 《G杀》刺向中港矛盾 《G杀》编导32岁的导演李卓斌(左)曾协助拍摄荷李活电影《世纪战疫》香港部分。编剧蒋仲宇(右)主力构思《G杀》故事人物细节。(黄志东摄)暗黑视角 香港故事 《G杀》刺向中港矛盾 「独家村」——赵雨婷(左,陈汉娜饰)不受班上女同学欢迎,傅以泰(右,林善饰)亦为「独家村」。(受访者提供)暗黑视角 香港故事 《G杀》刺向中港矛盾 越界——老师(陆骏光饰)暗暗与学生雨婷发生越界行为。(受访者提供)暗黑视角 香港故事 《G杀》刺向中港矛盾 年轻人角度——《G杀》望由年轻人角度出发,演员陈汉娜演绎早熟及心中愤慨的女学生。(受访者提供)暗黑视角 香港故事 《G杀》刺向中港矛盾 迷失在香港——来自大陆的李小梅(黄璐饰)感到未能在香港建立身分及家庭。(受访者提供)暗黑视角 香港故事 《G杀》刺向中港矛盾 暗黑视角 香港故事 《G杀》刺向中港矛盾 暗黑视角 香港故事 《G杀》刺向中港矛盾 暗黑视角 香港故事 《G杀》刺向中港矛盾 暗黑视角 香港故事 《G杀》刺向中港矛盾

GG——网络用语,解作玩完。获「首部剧情电影计划」资助新作《G杀》于本月14日正式上映,预先场次已得到不少呼声。肆意要以年轻人角度出发,团队用多个G字头英文生字,串连师生恋、大陆性工作者、慈母黑警、亚氏保加、宗教伪善,讲述一对小情人的故事。这幺大胆吗?专访导演及编剧,二人「摊手」(表情符号,解无奈或无辜),香港怪象本如此。暗黑,他们说只是持平的一种。

天边飞来一个人头,为故事打开序幕。预告出街后,不少声音指风格像日本电影《告白》。其实除色调及某些镜头,它本地得要紧,不少场口更有点cult。这是一宗围绕G字的杀人事件,编剧别出心裁,以多个G字头英文生字缝起6个人物。Gun(枪)、Guts(胆量)、Gravity(地心吸力)、G大调第一无伴奏大提琴组曲等,团队指大概有18个生字。

故事讲述女学生赵雨婷(陈汉娜饰)于学校遭排斥,只有患亚氏保加症的Don仔(李任燊饰)为知心好友。雨婷暗暗跟老师(陆骏光饰)关係越界,更发生口交。同时雨婷妈妈患病去世,后母是来自大陆的性工作者李小梅(黄璐饰)。李小梅长于唐楼单位「开工」,对面住着爱拉大提琴的男学生傅以泰(林善饰),泰的单位某天被警察龙爷(杜汶泽饰)强行佔用并进行不见光交易。

你识我,我识他,众人也牵引着众人,仅仅介绍故事已见其千丝万缕。这或者正正是香港特色,如也斯所说,香港的故事很难讲。有趣的是,G字手法把零碎人物角色串起,乱中有序,风格鲜明。先说说创作起源,导演李卓斌入行已10年,曾修读由香港电影工作者总会举办的电影专业培训计划,后来加入电影製作及担任副导,可谓「浸」出功夫。2012年他创作了一个有关大陆童党的故事,后来改成香港背景,四处奔走找寻投资者。然而,他得到回应是「这样的故事在大陆没有市场喎」。冷水没有令他放弃,之后李卓斌结识编剧蒋仲宇,抛出故事讨论,一拍即合。本来故事只有校园杀人「谁是兇手」的主轴,编剧将人物背景设计得更为丰富。杀人、性爱、校园是表皮,观众一看便会感到中港矛盾的议题。李卓斌侧一侧头说:「我跟编剧都想说一个关于香港的故事。你要做如此的戏,不说中港矛盾,好像很不啱数。」

那幺,第一个G字头生字是什幺?蒋仲宇坦言:「团队构思时,问男仔对G第一个概念是什幺?我立即说是胸部,就是G Cup。」电影前段讲述教师发现学生製作班内女生胸围围数的字条,雨婷疑似被「玩」。青春、胴体、欺凌,以描述雨婷思想早熟而不屑别人,于班内不受欢迎。蒋仲宇续指:「电影完成后,我们后尾可能整合说,想到用个G字因为受英伦摇滚名团Blur歌曲Ong Ong启发(Blur此歌曲的专辑乃在香港取得灵感),但其实创作多数好碎,开头只是想到可以拿个符号去做。」不知是柳暗花明,还是狗急跳墙,蒋仲宇说想到用G字手法,因为电影离不开起、承、转、合,但其实起承转合需高昂资源,「手上只有数百万元,就要想个突围而出的方法,让自己有风格」。

角色不同面向 人性身分拉扯

现实丑陋,乃本片好看的地方。校园欺凌片段流出,教会疑似性侵事件,警察知法犯法,至上周地铁中港人士大打出手,全交织在6个人物身上,即使你问真实「有无咁桥啊」,仍无阻观众感到很现实。大陆性工作者李小梅可谓本片风眼,从她身上看出的中港矛盾乃无可避免。她一出场便是令人讨厌的「奸角」,打扮花枝招展跟贤妻良母(杨卓娜饰)见面,望来霸佔男人、家庭、身分。后来慈母过身,李小梅成为雨婷监护人,尝试融入此城此地,却困难处处。蒋仲宇表示,他设计每个角色都有至少两个面向,反映人性与身分的拉扯。他说:「在茶楼她本来以为要『争仔』,因此要有气势,这是他们想得到一些东西的手段,你可以说是争取,至少我们幻想她们会如此争取。之后,你好明显见到她多愁善感一面。」在激进挑拨的前提,他们说想做的是持平。

蒋仲宇续指《G杀》裏,每个人物其实面对很私人的问题,加加凑凑,观众自行演绎出制度荒谬。香港很挤,那地理上的小及近影响社经制度,让我们更感到每个人的个人问题,亦是政治问题。蒋仲宇渐渐说到后雨伞社会:「这几年,我很伤心。觉得香港好差好差好差。」近年社会接连发生「黐线」事件,蒋在脸书偶会大发雷霆。不过,他理智地说:「我会尽量站在俯瞰一点的位置看个社会。你会见到我们有立场,看完《G杀》你不会觉得我们是『红片』,但在一个光谱上可以是6、7度。跟我自己本人,平时社会发生什幺事,我或者行出去抗争是两回事。因为我现在做的是文化媒体的产品,我不要用自己的立场『强姦』所有观众,逼他们觉得我好有态度。」李卓斌接道:「其实每个角色都想有不同layer(层次),非要站在任何一个阵营。可惜是这个时代,不是你想讲什幺的问题,而是你讲,已经唔啱。」二人苦笑。

「变差,只是回复本来面貌」

丑陋的(香港)人,蒋仲宇仍是作出了抽击:「大家会觉得是不是大陆逼近,令我们一直变差?我认为不是,近年我在大陆工作多,亦结交一个来自大陆的女友。有时会想,为何一直会如此憎他们来买奶粉、四周便溺,为何会接受那个世界?因为想到,其实根本那个地方(香港)到最后个state(状态)是如此,它原本就应该如此。根本大家差异不大,不过在起点上,条件不同。这个古仔我想表达呢件事。」近年常常说香港变差,《G杀》到尾段,女学生说出一句对白,「其实好的时候是一种假象,所谓变差,只是回复本来面貌而已」。戏内还有另一冲击点,越界教师有教会信仰,面对性需求时,似乎是表裏不一。导演更指出,其中一幕演员陆骏光等「埋位」时无意哼出有宗教背景的小学校歌,绝非剧本原有。这给予团队灵感,令剪接尺度推得更尽,呈现宗教组织亦有伪善一面。李卓斌直言「现实有此种人,不怕被骂」。

挖空口腔裏的伪术,年轻人在想什幺?年轻人那幺暗黑?李卓斌说:「你诚实面对自己是很灰吗,不是一种进步吗?你是什幺人就是什幺人,起码你知先,好多人去到60岁都不知自己是什幺。在佛家是观本我,那必定是修为上一个进步吧。」他失笑:「平时世界好差,大家一直唱好,有些『假正面』,你来看我的戏,就捉我们好黑暗啊,宣扬负能量啊。其实根本都不是如此。」他们欲揭开成人世界的虚伪,甚至在中学、小学已有一定程度的权力游戏。电影裏爱拉大提琴的傅以泰,一向不屑跟同学为友,每每因为「太怪」被人欺负,多数哑忍。他沉醉在自己的艺术世界,家中放着《异乡人》,还有19世纪着名画家Gustav Klimt画作,发生什幺拉琴就好了。某次他被同学盯上,準备对他施暴,终于一次,他发难了。

用尽有限成本 说尽最多的话

「逼到墙角,那是很自然的反应。」李卓斌说。对于还击,蒋仲宇说:「现实中,还手我认为要看情况。在电影裏,我们就算畀个私人理由,为正义为什幺什幺,一定是还手。电影是代替你在日常生活发泄不到的情绪吧,fight back(还击、抵抗、讨回)呀嘛。」Fight back可以是肢体暴力,更重要是心态。李卓斌一脸喜感地说:「我份人都几『惹火』,几麻烦。」他分享中五一次学生会选举「反抗」经历。当时可以有1至3名学生会会长候选人,他就读那一班不满选举入闸机制假民主,整班团结地在投票纸上「4号」及另一个心仪人选的名字。校长在早会上斥责「此班人在蔑视投票机制」,李卓斌耸耸肩,年轻人曰:不解释。「这是一部很有爱的电影啦。」

今年金像奖名单已出,结果将在4月中揭晓,《G杀》共获6项提名。本报向来关注本地电影走向,回看过去一年,无论专访或是影评,记者眼见一个接一个导演说「这是关于香港的电影」。曾有舆论指「香港电影」招牌有反效果,大量伞后创作热中以社会议题为题,艺术表现却落后。快快一看提名名单,大收的《逆流大叔》被指离不开商业片「阵味」,男女定型框架落后,留恋旧年代美好,但票房却证明很多人选择打此支「吗啡」;《非同凡响》社会关怀的参与度赢尽掌声,编导功力却有进步空间;《逆向诱拐》尝试做解谜片讲世代之争,却有悬疑谬误死罪;《自由行》是导演流亡半自传作品等。他们有一个共通点,想说的东西很多,偶尔太多。本地一班电影人尝试在相对低成本,说最多的话,难道就怕再不说,以后没机会说。无论如何,金像奖今年见证另一时期诞生,期待揭晓。《G杀》作结,香港可以是GG,亦可以继续Go。(《G杀》被列三级片)

文:刘彤茵编辑:蔡晓彤

电邮:culture@mingpao.com

G杀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