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爱生活 >槟州港口公司现17弊病‧黄泉安:若证实‧陈清凉须负责 >

槟州港口公司现17弊病‧黄泉安:若证实‧陈清凉须负责

2020-07-18

槟州港口公司现17弊病‧黄泉安:若证实‧陈清凉须负责(槟城31日讯)日落洞区国会议员黄泉安说,槟州港口有限公司和马来西亚国际金鎗鱼港口有限公司在《2009年总稽查司报告》中被揭发出现严重弊端后,他将在近期邀请公共账目委员会成员实地检视该2家公司,以便查明真相后,对失职人士严证查办。他认为,该委员会必须更深入调查该2家公司的运作是否出现不当之处,釐清所揭发弊端的真正原因后,对失职人士採取必要行动,以免弊端继续发生和浪费公款。他週日召开记者会说,在槟州港口有限公司方面,出现的弊端包括管理不当、耽误工程、重複外包监工任务和纵容承包商等17项弊病,单在委派2家承包商到中国上海及槟城港口观察起重机的装配过程,成本已达350万令吉,总稽查司批评委派2家做同样事情的承包商是浪费。他还说,该公司在未经招标就直接把发展北海北部集装箱终点站颁发予Rayston Consortium私人有限公司,发展8600万令吉的25英亩土地,但工程至今未竣工,违背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推动的新经济模式计划。不应由政治人物出任高职他表示,儘管董事部在2007年2月议决终止有关公司合约,但公司管理层却违抗指令,没有终止该公司合约。而管理层给予的理由相当牵强,指该承包商获得前朝政府颁发特许经营权,不能更换承包商。他说,该委员会必须详查是那方面给予该承包商特许经营权,釐清事实真相。他表示,虽然该公司有盈利,但若没有出现弊端,应该获得更标青的盈利。他指出,若证实公司高层失职,应该让新一批人士取代。惟,这些职位不应该由政治人物出任。他表示,目前该港口公司有如“巫统私人公司”,因公司的灵魂人物都来自巫统,包括直落巴巷区州议员拿督斯里希尔米任董事部主席和丹绒区会主席拿督阿末依尼出任董事经理兼首席执行员。另外,黄泉安说,由于该公司发生弊端时也是陈清凉任槟州港务局主席时发生的,陈清凉也必须因失职而负上责任。向阿末依尼喊话陈清凉:管好自家事任期已告届满的前槟州港务局主席陈清凉週日对槟州港口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员拿督阿末依尼隔空喊话,要求后者做好本份,儘快解决《2009年总稽查报告》中揭发槟州港口有限公司的弊案。“阿末依尼讲我吵(讨官位),我几时吵了,到现在我一句话都没说。”她週日早随同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及其他槟州领袖前往槟城医院探望第二任槟州首席部长敦林苍佑时,通过媒体回应阿末依尼的言论。阿末依尼是在上週二在一场记者会上劝请陈清凉不要对槟州港务局主席职悬空一事,继续“吵吵闹闹”,应直接交由交通部宣布人选。週日,陈清凉劝请阿末依尼管理好槟州港口有限公司,并针对《2009年总稽查报告》揭发槟州港口有限公司弊案一事作出解释和寻找决绝方案。她觉得阿末依尼莫名奇妙,要后者管好自己的东西。当被询及她未何没出席週六晚举行的槟州港务局晚宴时,她说,她未接获交通部发给她的委任状,若她出席这晚宴其身份会显得尴尬,且当晚她出席一所学校的音乐会,因此未克出席港务局的活动。她透露,她并不确定槟港务局主席是否会换人,儘管她获得马华全国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及槟州马华联委会主席拿督斯里黄燕燕的口头承诺她将获得留任,不过一日未接获委任状,她就不能名正言顺的履行主席的任务。“交通部长拿督江作汉也只说,首相要重组槟州港口有限公司,这与槟州港务局并未有直接的关係。”她说,至今她已3个月没上班,若当局最终确定要换人就得先通知她,好让她在离职前完成其手上未完成的工作如拟定海上运动安全措施、水上德士计划、槟州国际邮轮码头扩建基设计划及与芝加哥及厦门签署姐妹港口的备忘录等。当提及陈协成仍出任州港务局董事一事时,她表示,由于陈协成的委任状早在前任交通部长拿督斯里翁诗杰时期所发出,因此他目前仍是该局董事。金枪鱼港口计划失败成笑话黄泉安表示,农业部原有意要把坐落在峇都茅的港口打造成亚洲最大的金枪鱼出口港口,但却演变成出口最大笑话的港口。他解释,民主行动党于今年7月揭发农业部涉及为一家国际渔港私营化特许经营计划发出支持信,协助承接相关私营化计划的不知名公司发行2亿4000万令吉的债券,随着这项计划宣告失败,政府可能必须为支持信再次“埋单”。农业部发支持信属错误他说,该不知名公司过后被证实是金枪鱼港口有限公司。他指出,在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任农业部长时,该部副秘书长莫塔仪斯迈曾发支持信予槟城峇都茅国际渔港私营化特许经营权计划,使毫无贷款纪录的公司可获银行借贷、发放2亿4000万令吉企业债卷,并在交易所被评为A+级别。他说,根据法律,支持信应该由财政部发出,并非农业部,由农业部发出支持信已是一项错误。“如今的问题是,随着该公司无法成功落实计划,谁需负起支付款项给债务持有人的责任,是否又要如同巴生港口自贸区一样,由政府承担债务?”他表示,慕尤丁必须针对有关事项做出回应,解释他任农业部长时,是否批准这项计划,以及如今应该由谁负责承担债卷。‧2010.10.31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