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爱生活 >深埋泰雅尔─穆克礼夫妇的宣教故事 >

深埋泰雅尔─穆克礼夫妇的宣教故事

2020-07-21

◎陈中陵(新北市保长国小总务主任)

淡江中学校园内的外侨墓园,埋葬着不少宣教士及其亲属,包括襁褓中的婴孩。眼前三个低矮的十字架墓碑,只有姓名,没有生卒年月,那是宣教士的孩子。左边两位是孙雅各牧师的,右边那位则是加拿大宣教士穆克礼(Clare Elliot McGill,1919-1996)的孩子,她叫Jane McGill。

我在穆克礼传记《生命的道路》中,找到了Jane。1958年二月18日,穆师母(Grace McGill)在台安医院紧急产下1660公克的女婴,早产了两个月,看起来像父亲,有着捲曲的黑髮,心型的脸,可惜只相处了十八个小时,她便走了。

穆师母哀伤过度,因为这是她第三次遇到这样的状况。第一个小女婴活了三个小时便离开,第二个则是流产,这次的打击让她泪流到双眼几乎无法张开。希望会(The Door of Hope Mission)八十岁的宣教士戴恩花(Gladys Dieterle)立刻来访,并在卡片上写了一段话:「我要做她四周围的火城,并做她里面的荣耀。」(参撒迦利亚书二章5节)穆师母照着这段话做了祷告:「主啊!你必须做我四周围的火城,使哀伤不能侵害我。」主确实应允了穆师母,她将悲痛交给上帝。

泰雅尔族最早的福音诗歌专辑
穆克礼牧师夫妇在台卅一年(1953-1984年),从事泰雅尔圣经翻译,穆克礼是第三位在泰雅尔部落宣教的外籍宣教士,常默默进行宣教工作。圣经翻译工作是从无到有、异常艰辛,穆克礼同时从圣诗着手,以西方诗歌曲调,配上罗马字翻译的泰雅尔语,成为经文诗歌。

他考量到许多部落族人无法识字,找了当时从圣经书院毕业的Ciku Sabiy(陈惠琴嘱託传道,注一)帮忙,之后再找台湾神学院毕业的Watan Yawi(林春辉牧师),录製黑胶唱片与卡带,每天在各个部落不断地播放,透过传唱的方式,将圣经信息唱进族人的内心。

2008年,泰雅尔中会干事Hoi Ciku(陈弘毅传道)在梨山长老教会的橱柜里,意外翻到当年录製的黑胶诗歌唱片,那歌声便来自Hoi Ciku的母亲Ciku Sabiy。透过数位技术重製光碟,如今我们也可以收听到泰雅尔族最早的福音诗歌专辑。

在地方方言被禁止公开宣讲的那个年代,政府透过学校极力推行国语教育。穆克礼曾在1966年所写的信上说:「我向三位泰雅尔族、四位太鲁阁族,以及四位阿美族的青年谈话,告诉他们在这个学院(台湾神学院)进修的各种优缺点。我特别提醒他们,不要轻视自己的母语,我鼓励他们,反而应学习用自己的母语来把基督教的各种理念表达出来,因为这样才最能让自己的村民信服。」

以原住民语向族人宣讲福音,是穆克礼的期盼,也是他在部落教会中,不断向年轻人呼吁的肺腑之言;对于教会人才的培育,特别是培养泰雅尔同工,是他心之所繫。

鼓励以原民语宣讲福音
1971年五月,穆克礼也在家书中提到:「因为政府为了推广国语,似乎要把本地语言的使用都消除掉。他们曾派员前去阻止新约圣经的印刷出版,并下令不得使用布农语和排湾语的文书。最近,泰雅尔族的一些地方所使用的双语(中文和泰雅尔语)诗歌本也遭没收。」虽然有政治力量的介入干扰,但穆克礼透过创意变化,修改注音符号,在教会推动罗马字发音、中文注音符号版的圣诗。

穆克礼去世后,师母将他的信件家书整理编辑后,出版《生命的道路》(注二),书内满满都是穆克礼所写过的话,不论是向远方亲友、教会报告台湾宣教事工,或是离家事奉后写给妻子的家书。

特别是在书末附录一篇记录报告〈在台湾泰雅尔教会的圣灵运动〉(1972-1974年间),内文提到部落信徒以方言祷告说预言,被鬼附的得释放,甚至还有手臂畸形的婴儿被治癒。整个灵恩运动带来巨大的感染力,像极了使徒时代的初代教会。穆克礼认为,灵恩事工带来的复兴,来自于信徒的悔改认罪。他说:「一切的预言都神奇的得到印证,足见人类的生命是在上帝的掌管之下。」

前一阵子,我向泰雅尔中会订购泰雅尔圣经诗歌光碟,在每首歌的前头,都有一段穆克礼分享的泰雅尔语。虽然我一句也听不懂,但可以感受到他热切服事的心。一个从加拿大飘洋过海的宣教士家庭,为了主耶稣的大使命,落地生根,深埋在泰雅尔部落,更埋在基督的怀里。

备注:
注一:嘱託传道是指尚未经总会所属神学院毕业取得传道师资格之信徒,暂时受託在教会牧养之传道者。
注二:葛莉丝˙穆克礼着,林晚生译,《生命的道路》。台湾基督长老教会泰雅尔中会编辑委员会,2003。

深埋泰雅尔─穆克礼夫妇的宣教故事

淡江中学外侨墓园内,作者找到穆克礼宣教士孩子的墓碑所在。(作者提供)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