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爱生活 >生活不只有一种套路:高耀威与正兴帮的超展开人生 >

生活不只有一种套路:高耀威与正兴帮的超展开人生

2020-07-24

生活不只有一种套路:高耀威与正兴帮的超展开人生

书与青鸟,在複杂纷乱的尘世中,从书本的青鸟进入灵魂独处的世界,思考书跟现实的连结、人和作者的知识脉络并深入自我,从中谱成一幅澄澈灵魂的意象。书店原始建筑的三角形窗,传递一个人无法独自生存的,需与大自然孕育共生,青鸟能穿越其中并互补于不同层次里,在面临世俗环境中始终坚守信仰。让阅读重新定义自己的灵魂,让书店因独立而自由。

「跳脱世俗框架后才发现,生活不是只有一种套路。」这是高耀威新书《不正常人生超展开》的宣传文案。三十余岁,他放弃首都高薪工作,带着自创服饰品牌落脚台南,引领一群街坊乡亲,展开场场惊奇历险,尝试种种热血实验。

办「视野最窄」街区杂誌、自创「无用生活节」、为将拆迁的废弃市场办告别式。他和「正兴帮」伙伴颠覆传统思维,反转资本主义下非得「有为」的价值观,奉快乐为圭臬,浪漫为原则,酝酿街角的微小革命,凝聚改变生活的庞大能量。

讲座当天,高耀威一身轻便,身穿背心和夹脚拖,与你我熟悉的艺文讲者截然不同。开场他便半玩笑地说,经历数个月的宣传终将告一段落,自己并不爱做这种重複的事,甚至今天更想「不打书只分享」,希望听者们能更明了:在这看似无望的「崩世代」里跳脱框架,生活仍能在变幻的趣味长路上,持续远行昂扬。

迅速匆忙的节奏步调,眼花撩乱的城市霓虹,纸醉金迷的物质享受,高耀威抛下这些,到台南正兴街开办「彩虹来了」服饰店。

「大家以为店是比较偏年轻人的,但其实我的最大客群是九十几岁的。」高耀威开始依着投影照片,介绍每个在台南街头遇见的长青族群,包含技术几乎已失传的磨石师傅、批发草莓的甜美阿嬷、「暗自期盼」高耀威把自己美照放上脸书的奶奶⋯⋯。

他秉持慢步调游历,宛如剥去洋葱,一层一层都有迷人的秘密,店家、街坊、邻人们都有故事,每日都能有全新发现。他和邻人伙伴开始拼凑、统整圈圈密语,办活动、创办《正兴闻》杂誌,街角的枝微末节,从此成为令人驻足的迷人风景。

「过着小确幸生活,却好像每天都在战斗。」高耀威为首催生《正兴闻》,每期挖掘新题材,例如:把三位素人阿嬷,打造成「正兴三姝」,为她们办出道演唱会,她们甚至因这个形象被市府钦点,变为登革热防疫大使;做出「远方的秘」企划,要正兴街邻居们推荐一间吃过三十次的店,颠覆「远」与「秘」定义,更一改市面美食杂誌作法,不提供店家资讯、只拍店内局部,要读者以「细节」重新认识台南美食。

团队们思索如何让街区走出特色,如何让邻人情感更加紧密,如何让世界变得更有趣。高耀威说,「这群贩夫走卒有个很重要的天赋:天真。」这让他们的目标不再空泛遥远,而变得有可能成立,彼此情感也渐渐兼顾,成了不再以街区为框架的「正兴帮」。

秉持着某种「颠覆反叛」的生活态度,正兴帮不停扩展势力。在去年一月自创「无用生活节」,里头包含槓龟音乐节(邀请未得奖的歌手演唱)、砲灰影展(播放无缘入选影展的纪录片)、废物市集(贩卖没人要的物品),彻底实现老庄思维的「无用之用」。

一反「新年新希望」思维,团队期待参与者能从失败中重获力量,从幽微中寻得光明。高耀威说,这是反讽各大精雕细琢的生活节,也是反思社会「成功为上」的价值观,「你能够认同砲灰、失败、槓龟,你能够真正面对自己的人生,你才是自由的。」

结果,正兴帮忙碌数周的活动,却因天公不做美,生活节两天来了霸王级寒流加暴雨,参与人数屈指可数。但高耀威等人和参与的摊商还是玩的乐此不疲,自己办起百米赛跑、抄《道德经》布置场地、躲进室内吃黑轮听演唱会。高耀威说旅居国外的朋友来看,直呼这是「浪漫的极致」,无营利、无明确目的的活动,确有一群人如此不计代价地执行,不顾成败地投入。

往后,正兴帮又再持续推演无用精神。与日本合作举办「办公椅竞速赛」,甚至自费远洋比赛发源地参赛,亲自向主办方请益赛程,仅为享受办趣味活动的玩味;替将拆迁的水交社果菜市场办「告别式」,集结新旧摊商办市集,为废墟残壁装新灯饰、重新洗刷,即使明知数月后此地将夷为平地,也义无反顾地行一场伟大的狂欢。

高耀威说,同样的事他们从不作第二次,「因为担心每件事不能像第一次一样单纯、美好、白癡。」他们选择让每次人与人间的相遇,变为一期一会,层层秘密散开,又收紧在每个人的眼角心底,化为永恆。

武昌街
每天
车水马龙
我每天接触到的事情
不一定每一件都是有诗意的
但是
我能淘汰

讲座最后,高耀威引用诗人周梦蝶的作品〈武昌街〉,阐释着自己的减法生活。他说,现代人的生活富足而过剩,「但过剩没有让我们变得更好,却让每个人更不懂得爬梳自己的生活。」

高耀威在正兴街执行的每项计画,便是在一步步淘汰这种「过剩」。例如:发行《正兴闻》时,团队从不被金钱名利诱惑,总是见好就收,甚至经常降低售价或发行量;又或者不似观光区总盼望吸引人潮,正兴街却进行假日封街,减低车流量及违规停车问题。

近期,高耀威更反思街区整洁问题,发起「正兴杯杯计画」,与新创公司及正兴街饮料店合作,以玻璃杯代替手摇塑胶杯,藉此降低垃圾量。即使目前困难重重,玻璃杯不便携带、顾客借走未归还等,正兴帮仍在试图解决。

高耀威感叹但并未灰心地说:「现在才发现办活动其实简单,这种事反而困难,但也才好玩。」如果成功把「减法生活」观念散及出去,是否正能如水流一般,顺水推舟改变世界呢?

法国作家罗曼.罗兰(Romain Rolland)曾在着作里写道:「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高耀威与他正兴帮的同伙或许不是英雄,但他们仍在功利主义、商业逻辑下的社会,认清并突破世界的框架,认真并奋力的实践他们对世界的爱。

黄钧浩

嗜茶、吃字、吞音乐和电影,希望能够看见世界的背面。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