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爱生活 >花莲八景图副本 曾出现北京拍卖上 >

花莲八景图副本 曾出现北京拍卖上

2020-08-01

花莲八景图副本 曾出现北京拍卖上

图:骆香林将受赠于溥心畲所绘成的花莲八景图与花莲八景诗,于一九七七年将摄影副本收录于《溥心畲先生遗墨》一书出版,然而印量不多,今已绝版,此书出现弥足珍贵。(

「穿梭花莲八景的古与今」专栏 浅谈花莲八景(下)
文史工作者叶柏强/撰文,
一九五一年七月,名画家溥心畲来到花莲游览并举办画展,花莲文人骆香林因此与溥心畲相识。溥心畲,全名为爱新觉罗溥儒,字心畲,别号西山逸士,祖父为晚清着名的恭亲王奕訢,溥心畲书画俱佳,而绘画尤为出色,早年即与张大千齐名,有南张北溥之称。一九四九年随国民政府来台,后任教师範大学。
骆香林长溥心畲一岁,两人一见如故,骆香林招待溥心畲游览花莲风光,当时即邀溥心畲做花莲八景图,之后图成,溥心畲在图后跋文追述道:「余前岁游花莲,邂逅骆处士香林,剪烛连夕,为言山水之胜,盖甲于全台,以道阻未之能游目也。处士状其胜景,以意作花莲八景图,皆繫以诗」。
溥心畲过世之后,骆香林追忆当年溥心畲的花莲之游,写道:「辛卯夏,溥心畲先生游花莲,余为状诸胜景,先生因其意作画八帧,又为诗八首」。
溥心畲的〈花莲八景图〉是台湾史和艺术家结合的历史性创作,于台湾美术史而言有着无比的价值。清代所刊刻的诸多台湾八景版画,大多为工匠所做,既不写实也缺乏艺术家笔致。日治时期在日籍艺术家以及台展等刺激下,虽然迸发不少以台湾为主题的艺术创作,但是这些作品仍未与传统史学中的八景相结合。
文史艺术的完美结合
一直到骆香林邀请溥心畲创作花莲八景图与花莲八景诗,史学、文学与艺术才完美结合在一起。骆香林、溥心畲可能没有体会到,他们已经在台湾艺术史中写下了新的一章。当时溥心畲将所绘成的花莲八景图并诗,寄赠骆香林,骆香林再拍照摄影后,转赠花莲文献委员会。
可惜的是这件珍贵的花莲八景图并诗,再不久就毁于一九五八年的温妮颱风,仅有骆香林翻摄的照片存世。而溥心畲所绘的花莲八景图图版,迟至一九七七年才由骆香林将摄影副本印版刊行《溥心畲先生遗墨》一书流传。
然而当时溥心畲谢世已久,加之书籍流传不广,后人研究台湾美术史者大多不知有花莲八景图。当年溥心畲除了寄赠骆香林之外,另外再据此绘製了副本,而这副本也一直珍藏私人手中未见流传,前几年出现在北京的拍卖上,想来是不会再回到花莲。
而当时花莲县志编纂委员会所选出的花莲八景,其中「红叶寻蹊」、「筑港归帆」已非当时模样,而「八螺叠翠」的美仑山长年划为军事区,「能高飞瀑」交通不便,也因此虽然骆香林意欲推广花莲八景,甚至在一九六四年出版的《花莲观光导游》手册中,刊登骆香林所拍摄的照片配上溥心畲的花莲八景诗专文介绍,奈何时不我予,曾经吸引艺术家创作以及骚人墨客赋诗的花莲八景终究渐渐为人所不闻。
直到一九七四年《花莲县志卷二十一.名胜古蹟》一书中,花莲八景已经没有专章介绍,仅仅行文中稍稍提到而已。之后四十多年,花莲八景几乎再无人提及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