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爱生活 >补鞋修头盔手艺精‧工匠让物件重生 >

补鞋修头盔手艺精‧工匠让物件重生

2020-08-03

补鞋修头盔手艺精‧工匠让物件重生在经济还未起飞的年代,有一技傍身就是养家活口的最佳武器;而惜物。渐渐的,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宽裕,生活态度也起了极大变化,往日惜物的传统生活态度,早已被连根拔起,时下不少年轻人在选择工作时,既要工作轻鬆、环境舒适,更要求薪水高,对于祖辈留下来的传统行业,年轻人多嫌太辛苦而不太愿意接手,尤其是修补这个灿烂了好多个世纪的老行业,渐在城巿的版图上消失,像夕阳般没落在地平线下。事都有例外,槟城乔治市市区就有两名青年,辛苦分别接下父辈的补鞋及修补头盔服务,于工作认真,手艺上乘,渐渐在业界崭露头角,得到不少顾客的讚赏。个案1.补鞋店一做就15年难再转行过去,以节俭为美德的时代,物尽其用是平民百姓的惜物信仰,厨房里的锅盆碗瓢裂了,穿在身上的鞋袜衣裤破了,只要交给相关的修补工匠,就能够令物件“重生”。这修补工匠既让大家省下金钱,也无意间为世界减少垃圾,是一门非常绿色的行业。在槟城乔治市市区,就有一名年轻人,不惧辛苦帮人补鞋,其小小补鞋店已成为市区里最火红的小店。每天都有许多顾客拿着破鞋给他补,由于生意太好,等着他修补的鞋子未能在一时三刻回归到主人手中,通常要等一两天才可取回已补好的鞋子。他,名叫瞿祖安,一个在充满着岁月痕迹的狭小店面里用心补鞋的年轻人。从懵懵懂懂的年纪一路走到如今的三十出头,他和补鞋业早已结下深厚的缘份,只是当他年少时候,他一度为前途茫茫而惘然。“当我在中五毕业后,对未来的路要怎幺走还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那时候恰好我的叔叔叫我跟他一起补鞋,我就答应了。想一想,我在这行大概也做了15年。”时光荏苒,如今的他早已无法脱离这份老行业。祖父传承下来的家业他说,这家业是从祖父那一代传承下来,真要细算的话,大概有七八十年的历史了。以前,他是跟叔叔一起在店里补鞋。自从叔叔过世后,他就一肩挑起了这份工作,继续为客人补鞋。他上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兄姐都从事其他工作,唯独他继承了这份家业。小时候,他们的家境算是中等家庭,就靠父亲赚钱养活一家五口。据悉,他的父亲除了帮人补鞋外,还会製作鞋子售卖。问及他是否想过要放弃或转行时,他笑笑着说他从来没想过,而且事到如今,要转行为时已晚。“如果我真的转行,我就要从头开始做起,这对我来说非常不容易。”他透露,他一天大概会修补十多双鞋子。如果是较容易处理的鞋子,他当天就可以完成,但如果是需要花些时间才能修补好的鞋子,他会先把鞋子装进塑料袋里,记上顾客的联络,待修补好了,再通知顾客来领取。在记者正採访他时,恰巧有一名顾客前来取鞋子,他只是报出电话号码后的4个字,瞿祖安即熟练地从一堆挂着的塑料袋中取出鞋子,交给顾客。该店坐落在槟城槟榔律有逾百年历史的王氏太原堂的隔壁,店面非常狭窄矮小,再加上小店正对着大马路,门前并无泊车位,上门的顾客通常是把车暂停在马路边跟他交关后,即快速驾车离开,以免阻碍其他车辆。在这一行磨练了15年,对鞋子的问题早已了如指掌,一些简单的修补工作,瞿祖安大概只需花个5分钟就可以完成,遇上问题比较複繁琐的,可能需要花上30分钟才能做好。他指出,修补一双鞋收费介于4至5令吉,一个月下来大概挣个2000令吉左右。年轻人不爱补鞋家业恐后继无人说起这一行,瞿祖安不无感慨,像这类老行业只有祖传下来的才有可能继续下去,现今一般的年轻人都不想染指,因为这份工作的前景不是太明亮,有些人甚至不知道有补鞋匠这样的行业存在。喜被讚手艺好根据他的观察,现在会找鞋匠补鞋的人越来越少,因为鞋子都卖得蛮便宜,只要花个五六十令吉就可以买到一双品质不错的鞋子。所以对大部份人来说,他们会觉得鞋子坏了再买一双就好了,不需要大费周章地找补鞋匠补鞋。“在众多的顾客中,中年人佔多数。也有年轻人找我补鞋,不过是少之又少。”他认为,做这份工作最开心的莫过于顾客称讚他的手艺好,顾客的讚扬对他来说是一种肯定。不过他也曾遇过一些性子较急的顾客投诉他没有及时修补他的鞋子又或者要求他减价。“多数顾客都会说他们急着要用到鞋子,要求我马上补好。可是,当被顾客催促时,我会觉得烦躁。当我的情绪不好时,鞋子也就无法修补得很好,反而需要花更多的时间修补。”目前还是单身的瞿祖安表示,往后若他的孩子有意继承这份家业,他会把手艺授予孩子,否则,他可能会结束它。个案2.修补头盔替头盔施整容手术老店现今的人们都知道衣服、鞋子、轮胎破了可以修补,但修补损坏头盔这冷门的行业却是鲜为人知,而“袁胜利”即是专门替头盔进行“整容手术”的老店。位于槟城调和路的“袁胜利”,相信是槟岛摩多骑士再熟悉不过的老店。老店除了以价钱公道闻名之外,经过店主巧手修补后重生的头盔更是多不胜数。5年前,店主袁牛仔因胰脏癌病逝后,其排行第二的女儿袁淑芬即放下手上的工作继承父业,为老顾客们修补头盔。她透露,在4兄弟姐妹中,只有排行老幺的弟弟袁国强曾跟随爸爸学习修补头盔的手艺。她指出,自爸爸去世后,懂得修补头盔手艺的弟弟便顺理成章地接下父业,而她当时只是从旁协助。不过现今弟弟因工作忙碌,因此将传承父业的棒子交给了她。“毕竟那是爸爸辛苦打下根基的事业,应该要有人来接手。”袁淑芬说。耳濡目染下学会修补袁淑芬对于自己会接手爸爸的生意也感到非常意外――她从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她会接手父业。她透露,以前修补头盔的工作都是由爸爸一人一手一脚完成,她不曾向爸爸学习这门精粹。不过,她坦言,因从小就在旁看着爸爸如何修补头盔,在耳濡目染之下,修补头盔的工作对她而言可说是轻而易举,绝不是件艰难差事。她指出,修补头盔这行是一种等客上门的被动生意,因此每个月的收入并不多,只足够应付开销。她说,如果只是普通修补头盔的话,只需区区的9令吉,并且在10分钟内完工,前提是要有足够的货源。材料用尽后正式结业自乔治市入遗后,市区老屋的价值即水涨船高,导致许多传统老行业因无法承担过高的租金,或业主有意收回以供发展用途而被迫“黄飞鸿收档”,位于调和路超过三十年历史的“袁胜利”修补头盔小店,也因业主易手恐会结业。继“头盔医生”袁牛仔于2009年病逝后,留下的“袁胜利”老店在其女儿袁淑芬接手约5年后,恐因老店转售其他业主而在不久的将来走入历史。接手父业5年的袁淑芬说,老店的前业主如今已把店转售予新业主,而新业主也于今年1月开始向她征收租金。她说目前还不晓得新业主会否继续把老店出租或是收回店面。她说新业主若收回店面的话,她不会再觅新地点重操旧业,“袁胜利”也将会就此结业。即便业主没有向她们收回店面,她也会在用修补头盔的材料用尽后,正式结束营业。/副刊‧报道:王佳琳、王筱婷‧2014.06.03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