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爱生活 >Hong Kong Pop is Dead >

Hong Kong Pop is Dead

2020-08-15

Hong Kong Pop is Dead

Hong Kong Pop is Dead

近些年每年都有人说「香港流行音乐已死」,但我总觉得这「死亡」的状态并非完全是不好,它至起码大声地响起了警报,提供「机会」给业界,进行深层次的结构性调整。香港乐坛从前的辉煌,被后人认为只要按照以往的「成功公式」去做,就能获得大丰收;谁知此「公式」严重滞后于时代前进的步伐,导致新世纪初的寒冬来临,他们仍主要地怪罪于外因,未意识得到内部问题的严重性。当乐坛去到现在的惨况,我想是时候大家要回到了「零」的位置,考虑一下怎样在萧条如「坟场」一样的地方,去种出能盛开的鲜花。

每个地方的音乐,都会有它们自身的特色,而粤语流行音乐之特点,就是对歌词的着重、对节奏的轻视,且编曲过分依赖弦乐的烘托,旋律在几位「垄断经营」的作曲人影响下,也愈变得温吞、乏味或「模式化」。粤语歌已被一种「老气」的负面印象所定型,丧失了活力,听听今年能出两张大碟的许廷铿之新作,有几首像是二三十年前的电视剧集主题曲一样,整个製作团队仍不思进取、参照旧公式,令如此被力捧的歌手,于这个强调个性的年代,却没打出什幺特别的音乐个性出来,浪费了资源。

乐坛是极度需要新血的补充,但偏偏香港的怀旧和「敬老」风气盛行,限制了新人发挥的空间;加上高层、有名气的歌手太过迷信几位「星级」幕后创作者,致使Cantopop更显得单调和雷同,加快了其「堕落」之速度。而爱贪新鲜和不喜欢侷促的年轻人,自然会向外「吸氧」,这不能怪他们不爱本土文化,是整个行业跟年轻人,或者跟这个快速翻转的时代脱节了,使到Cantopop掉出了大家的选择之外。

之前我有读过一篇文章,里面提到了五条人的一句话:「不要煽情,要酷」,我想这对当下的乐坛,也有启发性。粤语流行音乐衰落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缺乏创造力,满足不到「网络新世代」们对cool的渴求;于「韩流」的冲击下,本土音乐人做不到人家那幺有型的外在包装,更要注重自己音乐之「酷」的创意性,这可以从歌曲的arrangement部分着手,改变词重曲轻的过份失衡现象,将从前被忽略的「节奏」角色提上来,以加强粤语歌的动感与活力。

当然,「混搭」也是创意的一种来源,谭维维的《给你一点颜色》将摇滚和华阴老腔结合,或是这篇文说到的新疆马木尔和他的IZ乐队、宁夏的苏阳、东北的二手玫瑰、上海的戏班,再或者是台湾客家、原住民音乐的结合尝试,都是既「活化」了他们的当地之文化特色,又创作出令人耳目一新,会觉得很「酷」的音乐作品。当回过头来再望香港,单粤剧艺术就是一个很大的宝库,Cantopop可以跟粤剧重新擦出火花,像何韵诗的《大红袍》,或者较主流、「入屋」的《继续谈情》,都证明了这融合还是有值得再发掘的空间。

香港市区地少狭窄,但走到新界、离岛等郊外,又会看到另一片无际的天空,我想现在的粤语流行音乐也是被局限在这30%的「土地」内,还有更多的可能性、更多的出路等待被开发;而总安躺于自己舒适之小圈子内的创作者、歌手,应该多往外走走、多接触不同风格的音乐和音乐人,世界真的很大,若你没有钱出去,也可以善用还未被河蟹的互联网络,去吸收当中取之不尽的音乐养分。

香港乐坛要从死灰复燃,必须重视和增加年轻又俱才华之音乐人的「话语权」,而这与其希望眼前腐朽到不行的旧体制能够「格外开恩」,倒不如联合理念相近的人去开闢另一条血路,和考虑怎样与新兴媒体进行合作。今年「毛记电视」的发展,让我觉得这种新体制的重建并不是天荒夜谈,你CCTVB要搞「劲歌总选」,「毛记电视」一样可以搞比你明星更多、影响力更大的音乐颁奖礼;你903取向愈偏往「商业」,可网络电台、线上音乐网又能够随时把你替换掉;或许现阶段YouTuber仍要靠参加《网路挑机》来「入屋」,但谁能否认于不久的将来,李力持、王晶、周融等人也会「反过来地」,需参加这些新兴媒体的节目,来增加他们在香港的曝光率呢?

80年代粤剧的式微,到90年代的复甦、戏院之再次满座,有评论说到是由于临近回归,香港人重新重视了自己的文化,以寻求一种身份的认同感;我想现在「本土主义」盛行的环境与当时有些相似,年轻一辈也开始注重回本土的文化,造就了一个契机。经历乐坛快死阶段的音乐人,还有什幺需要惧怕,既然「计算」那幺多的歌曲都赚不到什幺钱,那不如放手地去做自己想做的音乐,而且即使眼前拥挤的市区容纳不到你,这城市的郊外仍有广阔的能令人生存之地方,等待着你。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